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背著男友瘋狂做愛

  故事是不是都會這樣,一旦感情有問題,就會有其他的人插足。以前追求我的一個男生從國外回來了。我和他是高中同學,我叫幻獸(因為他長得有點野性)。他回國過長假,約了同學們見面。我們重新有了溝通,他知道我有男友,卻還是對我表達了很深的想念和關心。

  平時男友對我的疏遠,讓幻獸有了更多機會接近我。有一次我去他家玩,我以為還有其他同學一起,結果只有我一個人。他深情的跟我表白,我說已經有男朋友了。他還是要我給他機會,最後他吻了我。我用力掙開他,但他不放棄。

  我實習的工作有時會要求我去城市的郊區。幻獸一直休息,說是無聊就陪我一起去。

  他陪我去了好幾次,也變成一種習慣了。

  該來的總會來。

  那次太晚了,沒了回市區的車,我們在那開房了。他再一次表達了對我的愛慕,說畢業後就回來跟我結婚,說要一直陪著我不再讓我被冷落,說愛我……

  他把我壓在床上,外送茶這次我們接吻,我再也沒力氣推開了。他在我耳邊輕聲問,有套套麼。我很害怕,很害怕這一幕發生。我說「沒有」。他沒說話,起身就衝出去了。

  我不知道這句「沒有」是不是我答應的表態。房間很黑,我看著天花板。我想起跟男友快樂的兩年,想到他對我的漸漸疏離,想到為他墮胎,想到我答應他的不會跟別的男人發生關系,想到因為被幻獸挑逗,現在還有些濕的下體——我哭了。

  等幻獸回來,我眼淚已經幹了。可能我已經接受了這樣的結果。還記得跟男友的第一次,我不知所措。此刻,我同樣不知所措,只是,現在男主角已經不是他了。

  幻獸的技?讓我身體升溫。我不再是當初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了,兩年來被男友調教的身體越發敏感。我開始配合幻獸的動作,我在他耳邊嬌柔地呻吟不斷。幻獸的手劃過我的小穴,很濕。他把手指拿給我看,說很濕了哦。

  跟男友的習慣,每次他把沾著我淫水的手指伸在我面前,我都會含進嘴裏。這次也沒意外。幻獸愣了愣,問我不是處女了吧。

  嗯。我回答了他。

  他繼續挑逗我,撫摸我全身,吻我。終於還是忍不住問我跟幾個人做過,我如實回答只跟男友做過。

  幻獸更加用力的捏我胸,命令的口氣對我說,要我以後只給他一個人。也許是他弄得我太厲害,我本能的「嗯」著。

  舒服的前戲後,幻獸給自己帶好了套,我也準備好迎接人生的第二個男人。他扶著下面,在我洞口摩了幾下,也許是他的尺寸沒有男友大,也許是因為我已經被男友開發了兩年,下面不再緊致。他很輕松的就進入了我。

  幻獸的下體插在我身體裏,趴在我身上,不停告訴我,他愛我,他要我。要我做他女朋友。我之前可能還未想好,可事到如今,他也已經進入了我,我知道自己已經接受他了。

  如今我是一個有經驗的女人。做愛不再是我成為女人的轉變,而是變成我認為正常的事情。

  我跟幻獸變換著各種姿勢,他在上面的時,我會有腳纏住他的腰。我在上面時,會上下左右扭動著腰,他直呼舒服。

  一次過後,我們去廁所洗澡。沒有羞澀的掩飾自己的身體,他捏著我的乳頭,把它重新弄硬,曖昧的對著我笑,我也不甘示弱的幫他打飛機。我們向對熟悉的戀人在浴室纏綿,我自然蹲下幫他口交,他按著我的頭,一進一出。

  女人一旦交出身體,就不太會再拒絕。我趴在浴台上,他從後面進入了我。這次他沒有帶套,我們也沒心思再去拿套,第二次水到渠成。

  我看著鏡中的自己,看著他在我身後,扶著我的腰進出。有些恍惚,可倏忽就被做愛的快感所替代。幻獸沒有男友的尺寸,但是跟他的性愛讓我很刺激。

  興許是因為自己的出軌,這些年跟男友做愛,不停得表演出軌,被?奸的意淫戲碼。

  真的有一天,我背著他,被其他男人進入,我身體很興奮。不知道他知道了會是喜是悲。

  但這些事終究是不可逆的,今天我把自己交給了另個男人,從身體——

  繼而靈魂。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