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邪惡的國家公務員

  幾年過去了,一直很想寫這個故事,由於工作的煩惱,生活的壓力,一直沒有時間真正坐下來,今晚好不容易能夠靜下來,讓我能夠有機會講述這個真實的故事。

  其實看過很多亂倫的故事,但感覺都不是真的,過分的誇張,甚至可以說是胡編亂造,其實現實沒有那么誇張,但真有發生……這個故事不是發生在我身上,而是在我一個兄弟的身上。

  其實我和他共事多年,也一直不知道這個事情,直到有一天我和他一起出基層出差,基層的同志很熱情,那天晚上喝得太HI,他喝高了,我們兩個住一個房間,回來後他已經思緒不清了,還揚言繼續和我再搞幾瓶啤酒,我不勝酒力,不敢和他再喝酒,於是我提議講點故事吧。

  開始還只是講點出差的一些風花雪月的故事,講得還挺高興,講著講著不知道突然一下子變得沉默了,非常難過。

  我問他為什么,他一直在搖頭,並且喃喃的說:「怎么會有這種事情發生,這種事情怎么能發生在我身上?」我忙問怎么回事,他起初不願意講,但在我強烈要求下,他還是講了,但他有個條件,就是故事只能到我這裏,並且讓我保證不外傳,幾年過去了,我還是履行諾言,沒有外泄過。今天在這裏講也當然不提及他,只是把它當故事一樣給大家分享。

  我的這個兄弟都是某市政府部門的職員,他姓馬,就叫他小馬吧。

  他的老家A縣人,父母及親人大都在A縣工作,而他剛參加工作時,卻分到了離他老家有200多公裏遠的B縣,並且在B縣結了婚,他的老婆也是縣政府幹部。

  2006年他由於工作出色,被調到C市(B縣的上級)工作,C市離B縣150公裏。這樣他們兩夫妻從2006年,就開始做起了周末夫妻。2007年他老婆懷孕,並在年底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小馬的老婆姓淩,比他小8歲,小淩身高1.55米,不算很漂亮,但她身材豐滿,皮膚白皙,還有一雙水汪汪的眼睛,但是她絕對是很正經的婦女。

  她屬於那種圍著家庭轉,一天三點一線工作的人。她休完產假後,小孩子沒有人帶,夫妻倆商量了一下,讓小馬的父親帶小孩。

  小馬的父親在A縣原來是某小學的語文老師,為人正派,思想屬於比較保守那種人,2006年退休,小馬的媽媽也是小學老師,比他爸爸小6歲,因而母親沒有辦法和父親一起來照顧小淩及孫女。

  故事就這樣開始了……小馬父親雖然退休,但身體還很好,每天早上都起來跑步鍛煉身體。小馬父親到A縣後,把家務還有孫女都照顧非常好,讓小淩非常的滿意,在別人面前都誇獎她家公能幹,什么家務活都不讓她擔擾,雖然和小馬分居,但仍然感覺十分幸福。

  白天由小馬父親照顧孫女,晚上一般由小淩來照顧。

  所以老馬晚上比較有空,然後他就到各種街道去走走。就這樣走走,但走出事了。老馬身體還很強壯,而老婆又不在身邊,孤獨寂寞是難免的,晚上有時候總讓他難以入眠……有天晚上,老馬散步路過一個發廊,經不住路邊女小姑娘的誘惑,進了發廊了,看上了一個漂亮的姑娘。

  小姑娘身材苗條,外送茶胸部豐滿,還有一對可人小酒窩。小姑娘穿得很性感,短裙掉帶,露出潔白的背部和小腿。

  老馬看著這小姑娘下體就硬起來了,他來A縣兩個月了,老婆不在身邊,沒有機會排泄,真的挺難受。

  小姑娘很老道,一看就知道老馬性饑渴,就直接跟老馬說,大叔一次一百,帶套,幹不?

  老馬看了小姑娘,吞吞口水,說,成交。

  小姑娘帶老馬進到包間關起門來,就把自己脫光了,兩個乳房在胸前亂跳。

  老馬看得差點流鼻血,趕忙把自己也脫的精光,這時老馬的雞巴像一條憤怒的眼睛蛇,屹立在小姑娘的面前,小姑娘笑笑說:「大叔,你的雞巴還真不賴哦,挺威風,趕緊來吧!」老馬沖過去,把小姑娘壓在身下,雙手不斷搓小姑娘豐滿的雙乳,然後又用嘴巴吸吮著小姑娘的乳頭,小姑娘摸摸老馬的頭笑笑說:「大叔,以前沒有喝夠嗎?喝吧,喝它個夠!」在老馬的努力下,小姑娘也開始有點動情,但小姑娘只是想快點完事收錢,而老馬卻像欣賞一件寶物一樣慢慢弄,小姑娘的慢慢動情了,呻吟聲逐漸加大。

  老馬覺得時機到了,把它雞巴一挺,插入小姑娘的陰道,小姑娘大叫一聲:「大叔,你的東西怎么那么大,那么長呀?」老馬邊用力插邊用手揉乳房,叫到:「爽嗎?小妹妹。」小姑娘:「爽呀,大叔,用力插我呀!」小床吱吱的響,床上啪啪抽插聲,演奏出一曲的動人人肉大戰歌曲。

  老馬在最後的關鍵時候沖擊了一百多下,感覺全身舒麻,大吼一聲「爽!」一股熱精沖向小姑娘的陰道,小姑娘也在哪裏大叫,「啊……啊……啊……」混身顫抖!

  激情過後老馬穿好衣服,從錢包中取出一百元錢來給小姑娘。

  小姑娘笑笑說:「大叔你真厲害,我好久沒有來高潮了,今天你竟然肏到我高潮,謝謝你,所以我只收你五十元,歡迎下次你再來找我!」老馬很是感動,並承諾說下回還會找她,然後就帶著滿意的心回家了。

  老馬回到時已經十二點了,小淩和孩子都已經睡了,老馬小心翼翼的開門進去。

  小淩睡覺的時候一般都不會關門的,只是掩著門,她怕她睡著小孩子醒不知道。

  老馬准備進房間的時候,聽到孫女的哭了,而且逐漸哭得厲害,但小淩卻好像睡著了。

  沒有辦法,老馬只好進入小淩的房間,打開房間的燈,走到小淩的床邊,想叫醒小淩,這時老馬看到小淩平躺在床上,擺成一個大字型,衣服一邊漏出白皙的一個乳房,沒有穿長褲,下身只穿一件黑色透明三角褲,基本可以看見陰毛,由於雙腳打開,陰毛從三角褲的兩邊漏了出來。

  老馬看著,心跳不斷加快,一陣臉紅,但雞巴卻不自主的挺了起來,把褲子撐得老高。老馬伸手想去摸,但理智告訴他,這是他的媳婦,而且他為人師表,怎么能有如此肮髒的思法呢?

  於是他收起了他激動的手,他從床邊的沙發拿起一床單,蓋在小淩身上,然後抱起小孫女,走出小淩的房間到客廳來給小孫子沖牛奶奶。

  小孫女喝到牛奶就不哭了,小孫女喝完又睡著了,這時小淩也來了,發現小女兒不見,但自己身上卻多了一床床單,臉不禁一紅,知道自己不穿長褲子的樣子肯定被家公看見,心跳不禁加速,下身不禁一熱,內褲濕了起來。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