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令我愛不釋手的妓女

  三十五歲的男人有小小事業基礎,如果仍未成家立室,都應該是時候找一個對象,收心養性,從此被困,做其好丈夫了。

  但我還不願放棄王老五的身份,繼續享受單身的生活。

  因為只要一顆樹而失去整個森林,太不值得,每個晚上固定同一個女人做愛,也太單調了,就算她是怎麽漂亮的女人,總會厭倦的。

  所以,在四十歲之前,我是毫不考慮做別人的丈夫,不過做一晚夫妻或短暫新郎,即無所謂,樂趣更多。

  就像今晚我將帶嘉雯去時鍾別墅開房,一晚夫妻,准備在床上大戰三百回合,盡情享受魚水之歡。

  嘉雯是我其中一個有性關系的女朋友,她二十七歲,在一間貿易公司做秘書,有一次我上她公司找她的老板談生意,我被她豐滿的身材所吸引,決定將她納入我眾多女朋友的行列。

  憑我的手段,一個星期後,她已臣服在我的胯下,成為我的女朋友。

  半個月後,她便和我發生肉體關系,或者第一次送給她的見面禮物起到相當作用,一只價值近萬元的女裝手表,討得她歡心,她以做我的女朋友為榮,可在同事間炫耀,還還以為俘虜了我。

  嘉雯樣貌甜美,性格爽朗,是很容易令男人喜歡的一類型女性,她以前亦有過不少男朋友,如走馬燈般,散了一個又有一個,甚至同時間有幾個追逐在她身邊。

  她不是純情少女,早有性經驗,男女之間那回事,她看得很隨便。

  所以她合眼緣的男人,對方提出肉慾上的要求,她不會拒絕。

  我不知是否她合眼緣的男人,不過最起碼我不會令她討厭。

  她的虛榮感,或者就是她容易被男人攻陷的弱點,故我不需花太多唇舌,開部名廠私家車在她公司樓下等她,陪她去高級的酒店餐廳吃晚飯,送她一件有份量的禮物,就可贏得她的芳心。

  可能她也知道我對她並不會認真,但這不重要,她只需享受短暫的快樂,沒奢望有結果。

  她今晚喝了一點酒,有幾分醉意,步履不穩,整個人倚在我身上,她身上傳來陣陣幽香,我扶著她上車已產生沖動,一開門入房,便第一時間把門關上,把她抱起放在床上,替她解開衣鈕。

  嘉雯高高聳起的雙峰,外送茶隨著她的呼吸一起一伏,在她緊窄的上衣包裹著,有裂衣而出之勢。

  我替她解除束縛,她托承著一對大奶的淺藍色花邊奶罩,被我一挑而開,兩團白裏透紅的肉球得到舒展,微微傾向兩邊,深深的乳溝也開闊了。

  肉峰頂端兩粒淺啡色的奶頭,像小小的花生,我最喜愛含啜嬌嫩的奶頭,俯低身用口噙著其中一粒吮啜。

  軟軟嫩嫩的奶頭,被我又咬又吮,嘉雯受到刺激,咿咿哦哦呻吟起來。

  兩粒花生米亦漸漸發硬,我的手指夾著茁壯的奶頭,越搓越大力,嘉雯叫得越騷,聲聲入耳!令我銷魂蝕骨。

  我搓捏了一會她的大奶,換個位置,互舐對方的性器官。

  此時我已身無寸縷,嘉雯只剩一條淺粉藍色質料的三角底褲和黑色絲襪,我卷起她的底褲褪掉,欣賞她芳草茂盛的黑色三角地帶。

  濃蜜卷曲的陰毛覆蓋著她的陰戶,嘉雯的下體是個大胡子,她滲出的蜜汁浸透厚厚的陰毛,泛起水光。

  我把頭湊近發出陣陣騷味的大草原,伸出舌頭,舐掃毛毛上的蜜汁,舌尖的味蕾見到少許鹹味,嗅覺聞到一種難以容形的香味,刺激我的神經末梢,令我性致更高漲。

  用舌頭撥開濕膩膩的陰毛,將舌尖探入她那條凹坑,揩擦幾下,又有大量黏黏稠稠的淫水湧出。

  淫水沿著我的舌頭流入我口腔,像引水道注入水塘。

  我大啖吞咽這些玉液瓊漿,半點也不浪費,嘉雯挺高臀部,渴望著我可以舐得更深入,讓她更過癮。

  她握著我的陽具放入口中,含著小半截肉棒,用舌尖撩我龜頭的裂縫,實行向我學習,善用舌頭的功能。

  濕濕滑滑的舌尖撩刮我龜頭的裂縫,癢不可擋,陽具劇烈抽動幾下,又脹硬一點。

  嘉雯經驗老到,是一好對手。

  我的舌頭深入她的秘洞,被她狹小的肉縫夾著,前進得很吃力,假如再繼續挺進,便需要出動我的大家夥。

  這時大家都熱身完畢,可以正式出擊,我叫嘉雯俯伏在床上,蹺高臀部,讓我由後面揮棒進入。

  嘉雯乖乖聽我的吩咐去做,我按著她渾圓肥大的臀部,對准她兩片張開的陰唇,龜頭一頂,半截被她套著。

  她的肉洞壁相當狹窄,夾得我很舒服,我用力再一挺,大半沒入了,她樂得呵呵大叫,高呼低吟。

  「呀…頂爆我…啦…噢…好…好脹呀…你…你好粗…壯…唔…用力頂…我…要…」我亦不客氣,臀部往前一挺,全根盡沒入嘉雯體內。

  她的陰道淺窄,我的棒端頂到她的花芯撩刮,開始抽送。

  一起一落的抽插,像抽水機泵水,嘉雯的肉洞如堤壩崩缺,淫水洶湧而出,沿著我的肉棒滲漏出來,淫水流我的根部兩粒小卵蛋,再滴落在床單上。

  隨著我的抽插速度越快,嘉雯的呻吟聲亦越叫越短急。

  「啊…噢…我…死…啦…呀…我…頂…不住…啦…快插…插進…喲…爽…死…」我雙手撈向前,握住她懸垂的大奶,大力搓捏,她的兩個大肉球被我粗暴握捏得變

  形。

  「噢…捏爆…我的…奶奶…噢…我…死了…」

  我瘋狂抽揮了六、七十下,她拚命挺高臀部迎合,兩件性器撞擊,發出拍拍聲,這性愛之聲太美妙了。

  嘉雯雙手支撐著上半身,時間一久,她漸覺疲累,雙手發軟,任由著上半身貼在床上,我把著她的腰肢,作猛烈沖刺。

  撞擊十下八下之後,嘉雯已支持不住,喉嚨發出低沉吼叫,但覺她的肉洞內壁如天崩地裂,不斷收縮︰一股吸力把我的陽具往裏扯,少一分內力也抗衡不住。

  很明顯,她的高潮來臨,被我插得欲仙欲死,全身虛脫,四肢一陣抽搐,半昏倒過去,我亦所餘無幾,成強弩之末。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