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午夜激情車震大戰

  一個雪夜。

  晚上快十二點,我得到了確切的消息,知道我了我女朋友之前背著我偷吃著。

  當時我心情就像窗子外面的天氣,寒冷的都要把整個北京給凍僵了。

  我也好面子,不願意跟同宿舍的兄弟說,憋屈的睡不了覺,就跑出去臨雪抽煙了。

  抽了小半包還是不解鬱悶,我就去學校附近一家很大的網吧去打魔獸發洩。

  那天晚上網吧裡人不多,我挑了一個安靜的角落自己去發洩。

  打了得有一個多小時後,我周圍的兩個人也都結賬走人了,就剩我自己佔著一整排機器。

  這時從新進來了一對男女,選著我身後的兩台空機器坐了。

  我當時瞥了一眼,發現這對男女特般配,男的帥,女的靚,而且穿戴都很時尚,都特像那種韓國的明星,也不知道這種人為什麼會來網吧。

  我因為女友偷吃,心裡酸的慌,見著成對的人,自然就詛咒起他們。

  一邊打魔獸我一邊詛咒背後的那對狗男女互相背叛。

  結果的詛咒還真顯靈了,那對男女坐下沒五分鐘,我就聽到了一聲響亮的耳光聲:

  啪!

  我瞬間就轉過頭去了,只見那男正站著捂著臉怒視著女的呢。

  那女的特酷外面一指,壓著聲音罵那男的:「你給我滾!我現在不想看見你!」

  男的二話沒說,走了。

  只留了女的坐在機器前面沈默的坐著。

  我當時就心裡想,估計是那男的在外送茶網上搞外遇之類的,被女的給帶到網吧指正來了,笑死了。

  我回過身子仔細打量那女的,發現她出手狠辣,但長的很有氣質,年齡估計在26歲左右,皮膚卻還像個小女孩,白嫩的都要流油,燙著一頭直順的齊脖短髮,眼眸深邃而冷艷,讓人看著很理性又很時尚。

  她的穿戴也很時尚,上面是一件黑色的短款皮衣,肩上還披著一個波西米亞風的披肩,下身穿了一條羊毛的灰格子褲,腳上踩著質地很好的尖角長靴。

  擁有這樣的女人做女友,還去偷吃,我想那男的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女人就那麼坐著半天都沒走,我回頭打了會魔獸就怎麼也集中不了精神了。

  女友給我的背叛讓我傷心的厲害,身後又有這麼漂亮的女人在和我同病相憐,我理所當然的生出了一些冒險的想法:是不是我們兩個人可以互相安慰一下呢?

  越想越覺得這個想法有道理,我就去管理員那裡換了機器,厚臉皮的坐到了那女人旁邊。

  離得近了這女人,我發現她長的實在是太精緻了,就像整過容,怪不得那麼像韓國人。

  女人盯著屏幕沈思,並沒有在意有人坐到她邊上了。

  要搭訕這麼有氣質的女人,我也是有壓力的。

  幾次想直接去和她說話都萎了。

  最後只能沈住一口氣,摸出了一根菸,然後裝模作樣的找打火機,念叨著說:「哎?我火機呢?」

  我火機就在褲兜裡。這句話當然是做戲給女人聽的。

  女人還是沒留意我。

  我就大膽的拍了拍她肩膀,禮貌的問她:「請問能借個火嗎?」

  女人瞥我一眼,甩出來一句:「你看我像有火兒的人嗎?」

  我當時也不知道哪來的靈感,說了一句:「我看你火兒挺大的。」

  女人眼裡溜出了半斤不屑,扭了頭不理我了。

  我覺得搭訕這女的算是沒戲,但還裝模作樣的繼續找火機。

  這時女人有動作了。從她包裡掏出了一個金色的都彭打火機,「叮」的一聲打著了遞到了我面前。

  聽過都彭打火機打火的人,都知道那聲音特別好聽,特脆。

  當時我聽見那「叮」的一聲,心差點跳出來,趕緊把咬著煙過去借火點了,沖那女的說了句:「謝謝。你果然有火。」

  女的還是挺冷淡的不理我。

  但這時的我已經被都彭的「叮」給鼓舞了,沒話找話的說:「你男朋友偷吃著吧,你打他。」

  女的不高興的瞥了我一眼。

  我不退縮,繼續說:「我女朋友也背著我偷男人著,我來這網吧就是因為鬱悶的睡不著覺。」

  我本以為我這麼說會博得女的同情,結果女人甩給我一句:「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我說:「是,我知道。但是我不說話也引不起你的注意。」

  女人冷哼給我一句:「你引起我注意幹嘛啊,你有毛病?」

  我說:「如果希望引起一個絕色佳人的注意算是毛病的話,那我就是有毛病。」

  女人被我說無奈了,也沒法再罵我了。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