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女文青放蕩經歷

  好在作為一個合格的女文青,有點兒氣質,再加上白皙,應該可以遮個三四五六醜吧?而且,我經常打羽毛球和乒乓,身材勻稱。我最自信的部位是屁股和腿,就比例而言,夠翹夠長。
  
  言歸正傳,大約在六年前,我愛上了推拿,而且還上了癮。我每兩週都要找相熟的師傅按上個兩小時,以緩解身心疲勞。
  
  現在固定的師傅有兩個,一男一女,我一般找男的按腳,找女的按身體。但是每次預約的時候,我都會不由自主地想起熊叔,如果熊叔還在就好了,真懷念他那厚厚的發燙的大手,以及那雄壯堅硬的陽物滄桑。
  
  熊叔是個很棒的推拿師,有好長一段時間,我都只找他給我推拿。
  
  初見是在2014年的夏天,某個星期六,我接到了推拿店老闆的一個電話,她說我每次都約的董阿姨因為家裡有事,不做了,問我能不能換個人試試看。
  
  因為真的很乏累,所以就一口答應了,心想這間店我光顧了這麼久,客人總是絡繹不絕,其他推拿師的手法應該也是不錯的哪知到了店裡我就傻眼了— —老闆推薦給我代替董阿姨的是個大老爺們兒。
  
  高高的個子,年紀約莫四十上下,大臉,大手,大腳,小腹略微突起,但肥而不膩,長得濃眉大眼,虎背熊腰。他站在那兒,憨憨地朝我笑。曾經偶爾瞥見他給客人做腳,但是卻從來不曾想過跟他會有交集。
  
  老闆知道我以前都只約女性推拿師,所以她也察覺到了我的遲疑,趕忙補充道:「這是熊師傅,手法很好的,知道你喜歡大力的,所以讓他做保準沒錯兒。 」「哦。」我小心地回答,沒有同意也沒有拒絕。
  
  「要不你稍等等?我婆娘快下鐘了,讓她給你做也行。」熊師傅怕我尷尬,也補充道——沒錯,他說的是婆娘,還帶著一股濃濃的東北大碴子味兒。這讓我記憶猶新。
  
  「沒關係,等會兒還是麻煩熊師傅你了!」我當然不會不識抬舉,有些非原則性問題,不需要堅持。我之前只約女性推拿師,僅僅是因為我悶騷,不好意思開口點男的。所以這次我心裡還是有點兒小雀躍的,一來是因為早就想試試男推拿師的手法,二來是因為我是個大叔控,特別是那種高高胖胖壯壯的,會讓我完全喪失抵抗力。
  
  熊師傅簡潔但鏗鏘有力地嗯了一聲,將我領進了我以往都會使用的2號房。
  
  2號房是最靠裡且在轉角的房間,不大不小但是夠隱秘。以前董阿姨在的時候,我都是脫的精光讓她給我推油,雖然按照市政府要求,門上要留一扇小窗,但是這個房間不會有人經過,我也樂得舒心自在。
  
  「那你先準備一下,我等會兒進來。」熊師傅很體貼,沒有說讓我脫衣服而是說準備一下,避免了我的尷尬。悶騷的我還沒有豪放到一見面就把衣服全脫光,所以我還是穿著內褲,趴到床上,胡亂蓋上被單。
  
  約莫過了有五分鐘,熊師傅禮節性地敲了敲門,然後進到房間。他先幫我把被單重新蓋了一蓋,然後問我重點要做哪裡。
  
  「唔,就背和腰吧,酸。」我輕聲道。外送茶「大力揉我的屁股吧!」這種話我可說不出口。
  
  「好嘞。」他輕柔地把被單退到我腰的位置,然後就聽到他搓手的聲音,緊接著一雙火熱的大手就覆到了我的背上。
  
  「舒坦!」是我當時唯一的想法。
  
  熊師傅的手法相當純熟,他總是可以一下就找到我的痛點,然後大拇指一按到底,酸酸麻麻,別提多帶勁兒。
  
  「這力道可以嗎?」「嗯。」「你的背很酸呀。」說完就用那粗大的拇指,一下一下捋刷著脊柱旁的兩條豎脊肌。
  
  「嗯。」我舒服得只會說嗯了。
  
  熊師傅是個實在的男人,他一直大力用拇指給我推拿,連續十分鐘都沒有停頓。我知道這樣很累,對拇指的壓力很大,長期下去拇指會受傷。
  
  「那個,熊師傅,你別老用拇指按,太累,會傷到的。」「沒事兒,我就是乾這個的,只要你舒坦就行。」的確舒坦,但是在我的一再堅持下,他還是改用肘部代替拇指進行推拿。當他那毛茸茸的手肘一接觸到我的身體,我馬上打了個激靈,感覺像被小刷子刷了一下,情不自禁地哼了一聲。
  
  「弄疼你啦?」「還行,能吃住。」我臉紅道。
  
  「那我輕點兒,疼就跟我說。」就這樣不慍不火,半個小時過去了。我覺得能遇到熊師傅這樣的推拿師,是我的幸運,如果也是性運就好了——我胡思亂想著。
  
  「要不要推油?」熊師傅試探性地問道。
  
  重頭戲終於要來了,喜歡推拿的人都知道,如果乾壓是放鬆肌肉,那推油就是完全的享受了。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