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亂倫密事

  我叫由美,嫁給雄太已經三年了,回到鄉下老家也不超過十次與婆婆公公之間也不算熟悉,而這次回到老家竟然是因為婆婆過世,喪禮還在準備中,家中的氣氛也不是很好,公公也就是雄太的父親,卻是神情奕奕,一點也不像是七十歲的老人,梳著旁分的發型戴了個黑框眼鏡,兩目明亮有神,說話鏗鏘有力,看起來更像是五十歲左右的壯年男子。
  
  雄太有個妹妹,叫希美,長的清純可愛,外送茶都外經二十幾歲了還是喜歡綁個雙馬尾,裝作高中生,不過可愛的臉蛋也是騙倒不少人啦。希美大學畢業後就在老家附近的小公司找了份工作,並沒有出外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所以也就住在老家了,這次回來,多虧了有希美在,安排好了許多事情,讓我這個做大嫂的輕松不少。
  
  齋場(殯儀館)的事情也都處理的差不多了,我與希美回到了家中,也就坐在客廳裏閑聊著。
  
  「希美,偷偷問你,有男友了嗎?」我拿起一杯熱茶邊喝邊說著。
  
  「嗯嗯,還沒有」希美的臉色微微有了變化,微笑的臉看起來似乎有點害羞。
  
  「真的假的,有男友也別害羞啊,你也都這年紀了,交個男友也沒有什么可以害羞的啊」我邊說邊看著希美的表情。
  
  「真的沒有啦,嫂子,有的話我會說啦」希美說完便起身回到她的房內了,我心中覺得有趣,我覺得希美一定是有男友了吧,但就是不敢講罷了吧。
  
  夜裏兩點十分,我被今天下午的茶弄的睡不著覺,看看身邊的雄太卻睡的像是頭死豬般,我掀開被子無奈的坐了起來,遠處的房間似乎傳來些許聲音,但我也聽不清是什么聲音,我起身掀開被子,往走廊的方向走去。老家是古老的日式建築,全都是木造的,我走在木造的廊道上也幾乎沒有聲音,公公常常炫耀這是早期匠人高超的技術。
  
  穿過長廊來到會客室裏,會客室的隔壁就是今天喝茶的客廳了,聲音似乎是從那裏發出來的,而一旁希美的房門卻透出些許光線來,我不以為意,慢慢走向前去,往門縫裏看去,卻看見了令我驚訝的畫面。
  
  「這不是……??公公?希美?」我心中呼喊了這些話語出來,因為我也說不出話了,因為房中的希美全身赤裸,卻被麻繩給緊緊的捆綁住,從房中木頭大樑懸下的麻繩,讓希美幾乎被吊於半空中,公公穿著西裝褲卻赤裸著上半身,手裏拿著木條,用力的拍打著希美被麻繩緊緊捆綁的乳房。
  
  「父親,請父親再大力一點鞭打女兒吧,女兒不乖,需要被處罰」希美幾乎用哀求的方式對著公公說著。
  
  「你這個賤女人,我怎么會有你這樣下賤的女兒?喜歡這樣的處罰調教對吧?
  
  跟你媽媽一個樣子」公公笑了笑的說著,他的手用力的捏著希美的乳頭不放,甚至還用手摸著胸部。,房間裏傳來女人的呻吟聲,盡管是很小聲的,但我就在門縫旁,卻是聽的一清二楚。
  
  「是的,父親,女兒喜歡這樣的處罰調教,父親的肉棒,女兒更喜歡,快請父親懲伐女兒」希美看著公公的臉,哀求著。
  
  「是嗎?喜歡就含進嘴巴吧,好好用你的嘴巴讓爸爸我舒服一下吧,媽媽不在了,你這個當女兒就要盡當我妻子的本份,快給我吹,好好嘗嘗爸爸的肉棒吧」公公脫下了他的西裝褲與內褲,將肉棒掏了出來一把塞進被吊綁在半空中的嘴巴裏。看著希美的嘴巴吸允著公公的肉棒,我吞了口口水,看得目不轉睛,不自覺的右手已經伸向我的胯下之間,用手指玩弄著自己的陰蒂。
  
  「如何?爽嗎?爸爸的肉棒的滋味?」公公一邊對著希美的嘴巴插入他自己的肉棒一邊問著希美。
  
  「好棒啊!爸爸,女兒最愛爸爸的肉棒了」希美呻吟的說著。
  
  「好懷念跟你與媽媽3P的日子啊,三個人玩真的有趣多了,還記得你媽媽最愛當狗,總愛玩犬調教的遊戲對吧,狗籠什么的我都還收在後院的倉庫裏收的好好的呢」公公一邊看著希美含著自己的肉棒一邊說著。
  
  「嗯……嗯……」嘴巴被塞進肉棒的希美根本無法言語,只能這樣的回應著。
  
  而肉棒後來被拔了出來,被吊高的希美,任由公公將她的身體轉邊,讓她自己的肉縫面向公公,而希美的陰戶早已經濕潤了,肉棒馬上就插入了希美的陰戶裏。
  
  「啊……爸……肉棒塞滿滿的……好……好爽」希美呻吟著叫著。
  
  沒想到公公與親生女兒希美竟然有這樣的變態嗜好,這根本是亂倫加上性虐待了,這個家族真是太變態了,我的道德良知這樣告訴著自己,而我就像是蘇醒過來一樣,我往後退了幾步,靜靜的回到我的被子裏,看著依舊睡的跟死豬一樣的老公,我轉過身去側睡著,背對著雄太,我腦子中卻是揮之不去的畫面,被麻繩緊緊捆綁著身體的希美與公公的大肉棒,這個夜晚似乎又是難以入眠了。
  
  窗外的雞在嘶叫著,天色已經亮了,我才睡著一下子而已就已經天亮了,我將鋪在房間內的被子與枕頭都給收好後才進到客廳,希美正在廚房弄著早點,雄太卻還在睡,根本就是死豬無誤啊。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