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小護士的制服誘惑

  後來我才從和陳護士的交談中得知她是從中國來的實習生,老家是成都,和我都是四川人,不過我老家在重慶,怪不得她有著天府之國的美人姿色呢,她知道我們是同鄉之後就對我熱情有加了,尤其在這海外的環境,真是它鄉遇故知啊。

  我本來就納悶著這本地姑娘沒這么細皮嫩肉的啊,外送茶皮膚也沒有這么白的,現在才知道答案。

  可能是我胡思亂想的緣故,那天晚上我沒睡好,好像給室內的空調涼了一下,第二天病情又加重了,醫生來看過之後,說是感冒又加重了,問我是不是昨晚睡覺沒蓋好被子,我模棱兩可地支吾以對,醫生看我這樣,搖搖頭,開了一些退燒藥內服,還吩咐陳護士過半小時過我打一針,然後就走了。

  醫生走後,陳護士埋怨地瞪了我一眼,說:“你怎么這樣不注意自己的身體呀?感冒時候的人是體質最衰弱的時候,晚上睡覺要小心別凍著了。”

  不知道為什么我聽見她這樣的埋怨心裏反而覺得有點暖呼呼的,我感激地對她說謝謝,她沖我笑笑說:“謝什么?呆會兒讓你受點痛,嘻嘻。”

  說完就出去了。

  過了半小時,陳護士回來了,還帶來了打針的用具,淫棍我生平連老虎都不怕,就特怕紮針,一看見那銀閃閃的冷嗖嗖的鐵針就打哆嗦。

  這會兒一看見陳護士把藥水吸進針筒裏然後往外推空氣的動作我就開始緊張了。她看見我臉色蒼白神情緊張的樣子就笑了:“瞧你,不就一小針嗎?大男人了還這么怕疼。”

  我以哀求的語氣對她說:“求求你,下手的時候別太狠,我不怕疼,是怕那針啊。”

  “看你說的,什么下手不下手的,我們這是醫院,不是黑社會。放心好了,我是專業護士,不會疼。”

  “嗯,陳小姐,那,那就開始吧。”

  我哆嗦著背過面去,把褲子拉下,露出了半邊屁股。

  只覺得陳護士的柔軟小手先在我的股肉上來回按摩了幾下,跟著就是涼嗖嗖的酒精綿在擦拭,然後又感覺到她的小手在揉摸我的股肉,在她這溫柔的小手按摩下我的心情平伏了很多,開始慢慢享受起那溫柔的感覺,啊!能夠有幸給這樣的美人兒揉搓屁股受點疼也值啊。我陶醉在這甜蜜的幻想之中……

  “好了。”

  陳護士的聲音把我從臆想中拉回到現實裏,我說:“什么好了?我在等呢,快打吧。”

  她嘻嘻地笑起來:“已經打好了,傻瓜。”

  我大吃一驚:“什么?打完了?我怎么沒感覺?”

  現在只感覺她的手在輕輕按摩屁股那個部位。

  “哼,人家的技術高超嘛,跟你說過不會疼的,這會兒信了吧?”

  她一邊揉著一邊說。

  我欣喜若狂到叫起來:“哎呀,我的姑奶奶,你可真是神了,我從來沒試過打針不痛的呢。”

  “現在知道了吧?嘻。”

  我側躺在床上美滋滋地繼續享受著她那軟綿小手在我屁股上撫摸的美妙感覺,下體也不知不覺地脹大起來,在薄薄的睡褲裏面撐起一個帳篷。陳護士看見了,臉唰的一下子就紅了,我大著膽子說:“陳小姐,對不起,我已經不行了。”

  “什麽事情不行了?”

  陳護士低頭笑著這樣問,其實早就想到,只是假裝不知道而已。

  “你是明知故問。”

  “我不知道呀。病患應該把自己的想法或感覺,坦白的告訴醫生或護士的。”

  “三十歲的健康男人在床上躺兩三天會怎樣?護士小姐應該會知道的。”

  “健康的話就不應該來這裏住院的。”

  “我本來是一點小感冒,身體本來是很健康的。”

  美人在旁,自己的身體本來是非常健康的,躺了幾天,性欲無法排泄是不難想像的。

  “好像是那樣,但又怎麽呢?什麽事情不行了?”

  她又故意這樣問,可能很想知道我如何回答。

  “是立起來了無法解決。”

  我厚著臉皮說。

  “立起來是什麽東西呀?”

  護士小姐一面問一面心跳。

  “當然是雞巴!”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