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淫蕩俏孕婦 – 欣媛

  我悄悄的靠在她的身後,表示要幫她放鬆一下,以照出最棒的結尾。除了害羞與尷尬外,她沒有太多的懷疑,我輕柔的整理她的秀髮,輕柔的按壓她的肩頸,外送茶輕柔的撫摸她的肌膚,沿著敏感的背部劃過後腰,愛撫著她滑嫩裸體的每一寸,在我的致命挑逗下,她的防備漸漸放鬆,將神秘的聖地攤在我面前,同時我也發現到,欣媛的陰戶已經很濕了,散發出令人衝動的淫誘光澤…欣媛還無意識的沈醉在我的愛撫按摩時,無預警的!我已趴在她的身後,將熱燙龜頭輕觸在她那濕熱的陰道口,一股電流般的快感通過她的身體,但也將她突然喚醒,她急著想要起身,連忙說:「不行,你幹什麼?不能這樣…」她話未說畢,我的雞巴早已毫不留情侵入到她蜜穴深處,令抗拒掙紮中的她,感到一陣強烈的快感,不由得全身酸軟。沒有讓她有喘息的餘地,我將身體壓在她身上,雙手柔捏著她的乳房,肉棒緊緊頂住她的深處後,才緩緩抽出,到僅留一顆龜頭時,又深深插入,經過我那巨大肉棒幾次緩而有力的抽插後,欣媛已無力抗拒,渾身酸軟,已經由激烈的反抗掙紮,變成順從的呻吟享受!

  如此美麗的貴婦…在自己肉棒下懾服稱臣,一股驕傲感不由得湧上心頭,於是我興奮地賣力舞動著勁揚堅硬的巨根,慢慢加大幅度與速度,不斷進出她那快樂的泉源,我要先送她一個高潮當見面禮。不一會兒,欣媛已嬌喘連連、渾身乏力,只能趴在床上,卻仍拚命擡高自己的屁股,使我能更順暢地幹她那無力招架的小穴,哈哈…很明顯的,看來她已深愛上我的寶貝了。

  我故意壞心的問說:「你剛剛說我什麼不能?我不能怎樣?」欣媛喘息著說:「你…你這個大壞蛋…壞…壞…你好壞!啊……啊……好舒服啊……我要高潮了~ 」伴著一聲呻吟,敏感的欣媛很快達到高潮了…整個陰道不斷收縮,用力含吮著我的陰莖,好個騷娘們兒,連淫穴都如此勾人,差一點就在她強烈的高潮反應下射精。

  我停下來欣賞她高潮的陶醉表情,直到她喘息過後,才溫柔的問「欣媛…感覺怎麼樣…很舒服嗎?」,欣媛仍然閉著眼回答,「好……舒服,你的那個……好舒服……又粗又長……好熱好硬……」我將仍堅硬在她體內的巨棒攪了攪,姦淫的說:「是嗎?那讓我再幹你一回吧!」說罷,我將她翻回成面對面,原來她是剖腹產,難怪沒壞了一個好名器,我慾火又炙,馬上就要再幹她個痛快,欣媛急忙說:「等等這次換我在上面,你的…那個太大了,又那麼用力,我會受不了,對肚子的孩子不好。」我想想也對,我的大老二沒幾個女人捱的住,況且肚子裡是我老同學的骨肉,我已經上了他的老婆,如果再幹丟了他的孩子,那就太缺德了。

  我扶著欣媛,看著她蹲坐在我的上方,主動用自己濕潤的蜜穴慢慢吃下我的分身…我的肉棒青筋浮凸、漲如怒蛙,她輕輕扶著肉桿子對準自己,腰部緩緩的下沈,小心翼翼的,巨棒一寸寸導引進到她的肉穴中,那柔軟的嫩穴吸吮著我堅硬碩大的龜頭,愛液沿著緊箍的陰道口一股股滲出,快感也一陣陣的來襲…我那菱角分明的龜頭,把蜜穴的嫩肉磨得又麻又爽,帶給彼此難以言喻的快感,欣媛忘情的呻吟著,一手扶著我的胸肌,一手逗弄著自己的陰蒂,由慢而快的,主動上下擺動纖腰豐臀;因為我的緣故,前一刻還高貴典雅的美艷少婦,現已變成淫蕩放浪的火熱尤物!

  小穴包含的非常緊密,卻又感覺柔嫩濕膩,伴隨著她蠻腰徐徐的搖擺,巨大龜頭摩蹭在滿溢蜜汁的淫穴裡,傳來令人舒暢的快感。隨著快感的不斷累積,陰道分泌出更多的愛液,欣媛的星眸微閉、紅唇微張,美麗的臉龐以及豐滿的雙乳,由得我一覽無遺;慢慢的,她陰戶搖擺的起落幅度漸漸加大,屁股綿密的套動時,小穴兒快速的吞吐著我,欣媛每一下的起落,都讓我更深入她的體內。

  我欣賞著那美麗的臉龐,雙手輕撫飽滿的奶子,指尖輕捏粉嫩的乳頭;她正瞇著眼,忘情的享受著與我性交的快感,卻突然發現我正專心偷看著如此放浪的她,又馬上害羞的紅著臉低下頭,讓這樣的美女主動交媾,確是讓人愉快的雙重享受。

  我問她說「怎麼樣?很舒服嗎?」誰知道她竟然頑皮的說「你…這個壞蛋…一點都不舒服。」好個死鴨子嘴硬的蕩婦,非好好皰制她一番!我化被動為主動,猛地向上挺起肉棒,快速來回的抽乾起她來。

  我不斷地加大了動作的幅度,她開始發出呻吟聲討饒。我並沒有就這樣放過她,我扶著她的腰部,大力向上挺動,龜頭猛烈的撞擊花心,一次又一次地將肉棒如同打樁機般,猛幹著肉穴最深處,欣媛如同洩了氣的皮球般,全身無力的趴在我身上,嘴裡發出了類似哭泣的聲音,我雙手扳開她的屁股兩側,讓巨大堅硬的肉棒能更深入她的體內。

  很快的我感覺到,欣媛又開始抽搐起來,在我激烈的猛攻下,她再一次達到了快感的巔峰。在她高潮的同時,我乘機朝粉紅色的乳暈攻擊,狠狠咬住乳頭用力的吸吮,再間雜用牙齒啃噬拉扯。

  「喔…好棒啊……你怎麼能插…到這麼深……我…啊~從來沒……這樣深過……好舒服啊…好舒服…喔……幹的我好爽…」欣媛已經完全陶醉在強烈高潮快感之下,顧不得什麼羞恥了,聲音帶著些許顫抖。我那充血堅挺的灼熱龜頭,頂在她最舒服的深處,未曾體驗過的快感襲擊而來,使得欣媛全身酸軟,我不斷的將她推上感官刺激的頂端,使她舒服得好像飛翔在雲端一般。

  「天啊!頂到底了……爽死人了~啊……」高潮的快感似乎已將欣媛吞沒,她忽然肉穴顫動、渾身發抖,強烈的快感讓她似休克般的失神伏倒,我扶住她往旁邊背對著我躺下…但是還沒射精的我,並沒打算停下動作!

  在我不停的兇猛進攻下,她打完一輪哆嗦後不久,又打一輪哆嗦,顫抖得比發冷還厲害,我幹到她整個人神智不清,只懂得用叫喊來發洩她此刻如仙如死的感受「啊……好棒……啊…啊…阿良,我爽死了!…」。她的陰戶持續發出一連串的抽搐,擠壓著我的陰莖,產生激烈的高潮收縮,嫩穴不斷對我的寶貝按摩和吮啜,令我的龜頭生出一股股酥麻的電擊感。

  我邊享受著這銷魂的滋味,仍持續一下接著一下,不停的從後面持續幹著,很快的,她又再一次高潮了!數不出次數的連續高潮使她忘情的大聲呻吟,整個屋子都是她的叫床的聲音,我不在乎,盡情享受著,整隻雞巴被欣媛的淫穴緊緊吸吮,而且陰道嫩肉不停的收縮抽搐。

  終於,不斷累積的快感,令我到達射精的程度,開始將精液射在欣媛的體內!

  我全身肌肉一齊繃緊,再一下子放鬆,猛地全身顫抖不堪,十指緊握著她的雙乳,恥骨用力抵著她陰阜,龜頭狂頂著蜜穴的花心,馬眼一瞪,肉桿子佈滿了浮筋,堅挺宛如大炮般,彈藥隨著脈動不停射出,毫無保留地將全部的精液發射進她的蜜穴最深處。

  我享受著、哆嗦著,藉由射精的快感,任憑體內的精液,在跳動著的陰莖中,向她體內傾囊輸送,一股接一股地,相信她的陰戶裡已灌滿我熱燙燙的濃郁白漿!

  陶醉的喘息片刻後,我將依然堅挺的肉棒抽了出來,粗大的老二佈滿了我的精液與欣媛的愛液,濃稠的白色體液襯托著光亮火紅的碩大龜頭,仍在不停的一抖一抖跳動著,我將寶貝送到欣媛的嘴邊,說「把他舔乾淨!」俏臉含羞的她,睜開美目含情凝視著我,卻毫不遲疑地張開櫻桃小嘴,用紅唇香舌將我的寶貝舔個乾淨,連睪丸的皺摺、龜頭菱子都不放過,我瞇起眼享受著。我滿足的微笑著,知道眼前的這美艷的少婦,已成為我跨下的女奴,一個被征服的俏孕婦,欣媛…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