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賣身

  好呀,既然她不怕,我就再進一步,外送茶我的嘴吧吻著她的臉,右手伸下去摸著她的膝,然後沿大腿而上,進入她的裙下,再上去,到達她的兩腿之間,手掌伸進腿縫使兩腿分開,手指的部份便隔著三角衭的衭襠兜住她的陰戶。我可以感覺到我兜住的陰戶是飽滿的,像一個小饅頭。而這一兜一觸之下,她又震得很厲害了。我就 這樣兜著不動;願意的人敏感也等於快感,太多的快感就變成了敏感,就讓她習慣 一下把。這就是一種引導,對一個處女而言,逐步會好些,一下跳到性交她會難以 接受。我一面兜住她又一面吻她的臉,漸漸她就不震了,這時我兜住她的手又有進一步的動作,就是中指活動起來。中指所在也正是她的陰核所在,中指一曲,便扣 到了她陰核,中指頭的軟肉部份就按到她的陰核上,指頭一前一後地動,便是隔著 那內衭的衭襠在揩擦她的陰核了。她又震,但不避我也不按停我的手。

  揩擦了一陣,那陰核脹硬,而那內衭的衭襠也濕了。我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這樣舒服嗎?」

  她嬌憨地說:「好舒服呀,怪不得美寶姐說你能使人魂銷的!」她的腳一伸直,全身都震一震,這震卻是整條脊骨直震到腳尖的。此時她興趣很濃了。   我說:「現在我為你脫掉衣服吧!」

  她又扭動身子說:「熄些燈吧!難為情死了!」

  我說:「你這樣美麗,我怎可以錯過欣賞的機會呢?我和美寶也是這樣的!」

  她搬出美寶來,我也搬出美寶來了。事實上視覺的欣賞也是男人最重要的一環,女人是多不明白的,她們不愛看男人的身體,總愛把燈關得黑黑的,把黑暗加入為增加情趣的氣氛。但美寶接觸男人多,她是明白的。

  於是她不再異議。我是花叢老手,脫女人的衣服的步?我也是懂的。首先襯衣的鈕子都解開了,深藍色的襯衣下面是一副湖水綠的胸罩,襯著白哲的皮膚和深深的乳渠,真是動人心魄!下一步是除去那條窄身裙而不是除去胸罩,女人是很奇怪 的,初給你看時,她寧可給你先看陰戶也不願給你看乳房,所以我就暫不讓她的雙乳露光。三角衭露出來了,也是湖水綠的,因為濕了,衭襠那一塊也顯得深藍,所謂青出於藍藍出於青也。跟著我就把這三角衭也脫下來,她還?抬臀部遷就我。

  三角衭脫去了,由於她害羞地夾著腿子,我還看不見陰戶,祗看見那酒渦似的肚臍,?為飽滿的小腹,和陰毛間那草叢露珠般的淫水。

  跟著我便暫時離開她,動手把衣服都脫去了。她雖閉著眼睛,應該也知道正在發生甚麼的。  她感覺她的手被拉去拿住一件東西,她輕輕摸索了一下,才知道是我那硬挺了的陽具。她「咦」一聲放了手。我說:「你也要摩摩這位好朋友呀!」我再把她的手拿過來,她便把玩起來了。她本已有意,誘導自然是很容易的。

  過了一陣,我把陽具收回,騰到她的身體上空,兩手支撐著上身,下身?降, 便降到她的兩腿之間,挺前,龜頭便頂住了她的陰道口。  她相信我要插入了,仍閉著眼睛,楚楚可憐地說:「我會不會痛呀?」她已感覺到了龜頭背後的強勁。

  我說:「我不能保証什麼,但我會先讓你嚐嚐甜頭!」

  說著我就向她進攻起來。如果有人看著,就會以為我是正在和她性交了。其實還未曾。原來有經驗的男人是可以調較陽具的角度的,如調低一些,就會撞他她的 陰道口而插入,但調高一些就龜頭撞著她的陰核,無路可進,每衝一下祗是撞一下 陰核,這樣不斷衝刺,就使她的陰核得到美滿的磨擦然而又不會插入。她呻吟了,兩手在我的肩上越捉越緊,人也在震著,跟著她吐出長長的一聲「呀」,全身劇震 ,把我捉得死緊,臉也緊貼在我的胸膛上。她已得到了一生第一次高潮。   我讓她靜下來,龜頭仍頂住她的陰核,我說:「美寶有跟你講過這個嗎?」  她嬌笑一聲:「這叫『前菜』!」

  好個小丫頭!原來她是做足了訪問才來的。這正是美寶最喜歡的方式,也給了它這個「前菜」的名堂,就是先用龜頭磨擦得到一次高潮,然後才讓我大事抽插。 小玲算是損失嗎?她把處女膜賣給我,還要從中取得最高的享受呢!

  我說:「主菜來了,讓我替你解下胸罩。」

  她不反對,而扣子是在前面的,她用不著抬高上身也可以解開。那湖水綠的胸 罩解去了,露出的雙乳美得驚人。她是富士山型的,每隻乳房的形狀就像風景照片 上的日本的富士山,根部?而頂上尖,山尖上白雪的分佈情況就一如她那玫瑰紅色 的乳暈,尖頂?為凹茲,沒有明顯的乳頭。這種型的乳房是很少的,在此之前我祗是聽聞過而沒有見過。我觀賞了一陣,又分開她的大腿,觀賞一下我磨擦過而未看 過的淺藕色的陰戶。

  跟著她忽然叫:「好難為情呀!」便像砧板上的活魚似的一翻身,變成伏在床上而背脊朝天。  好一個工於心計的小丫頭,她又要享受美寶推薦的另一種方式了。

  好,我們既然是在做一件享受的事,我就讓她享受一下吧。   我蹲在她的身邊,伸出右手,用中指點住她背部中央的脊骨,就沿脊骨向下滑去。有些人是很享受這種接觸的,美寶就是,現在小玲發覺她也是,她銷魂地呻吟 起來了。我游到她的尾龍骨又游回來,這樣來回了幾次,然後我的中指游到她的股溝上,再下去,游到她的大腿後面,再游下去,輕輕劃過她的膝背,到達她的腿肚,然後飛到另一腿的腿肚,沿著同樣的路?回頭,再照樣下來,這樣多次,每次在股溝前後,我都用手指從背面搔搔她的陰戶和陰毛,知道那裡都已濕透了。   終於她又整個人抖一抖,幽幽地說:「我要死了!」  這是極度快感的表示,因為我所觸的都是高度敏感的催情區。

  這時我的服務期結束了,我一翻身就跨到她的背上,仍然硬挺的陽具插進她的股溝,龜頭找到了她的陰道口,乘著濕滑逼了進去。

  她的小腿一上一下地拍著床,叫道:「我怕呀!」因為她也感覺到她已被插入 了。

  我不再體貼她了。我再猛的一衝,她「呀!」的叫一聲,震了一震,彼此都覺 得有些東西被衝破了,而我再也忍不住,狂猛地衝刺起來,那濕暖緊使我太舒服了 ,我的大腿和小腹拍打著她豐滿的臀,發出著「拍拍」的聲音。她的呻吟越來越強 烈,反映著她的快感程度越來越高,直至她又「呀…」的叫起來,她的陰戶收縮起 來,緊吸著我的陽具,那是因為她感應到了我射精時的跳動的自然反應。我積聚了 好一段時間的精液都射出來了,而且不是裝在一個避孕套裡,而是裝進了她剛被開拓了的陰戶裡。

  跟著就是快感過後的慵倦,陽具縮小變軟了,滑回出來了,我離開了她的背上,在旁邊躺下來。她也翻轉身,仰天而躺,此時又不怕被看見難為情了。   她說:「剛才你插進來時我真怕,美寶姐說痛得要死的!」

  我說:「美寶的初次不是給我的,我不知道,但你是不會有機會經歷那種痛了!」

  她坐起身,說:「我要去洗澡!」

  我點點頭,她下床走出去,帶著她的衣服。我看著她那優美的?條消失在房門 外,頗感意猶未盡。但我能叫她回來嗎?

  她再回來時已穿好了衣服,頭髮也弄整齊了。她說:「我先走了,明天晚上再 來。」

  我說:「我要再過兩天才拿到錢呀。」

  她說:「我知道,不過講好了陪你三次,我就不能反悔,要做足。」  講好了三次?我倒不知道,原來在惺忪中開出了這麼辣的條件,而她也同意了。不過這也好,我還有機會細細品嚐她。  第二天晚上她又來了,我已有了心理準備,她也沒有那麼害羞了,我可以盡情享受她。這一次我採取面對面的方式進入,而我也發揮了一貫水準,支持了很長時 間,使她四次達到高潮,她的眼睛都不願張開了,也出了非常多的汗,額上和鬢邊 的髮絲都被汗黏住了。  後來她長嘆一聲說:「這樣才是呀,美寶姐講的是這樣的!」  這小丫頭,真不肯吃虧,我享受她,她也要盡量享受我!   再第二天晚上,是第三次了,她更會享受,她要我先從後面再從前面插入,她說兩者都很有刺激性,又兩者不同,從後面行事我的陰毛可揩著她的肛門,從前面進入則揩著她的陰核,各擅勝場,兩者都要享受,但射精時則以我在前面最為理想 。

  這次我把二萬元給了她,她以後就不來了。我找她她不肯來,還叫我不要再找她。我也提不出什麼好條件,我沒有錢,沒有一個好的將來給她,我祗能給她肉慾 的享受,而她正如多數女人一樣,計劃人生時並不把肉慾放在太高的位置。  之後我未再見過她,直至今日,那麼多年之後。

  我在對街等到她從那酒店出來,有一部司機駕駛的豪華汽車把她接走了。顯然她把自己的生活計劃得很成功,相信他已嫁了個理想的丈夫。我沒有過去招呼。當年她都已不肯繼續和我來往,以今日的環境肯定更不肯,而且 我也沉了下去,今日我已潦倒街頭,即使她與我打招呼,我也要詐作不認識了,經濟水平差得太遠時,人是話不投機的。我也一直未有機會問她那時為什麼急要那二萬元,但顯然那錢已為她解決了困難。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