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抵擋不住她的誘惑

  「幹妹妹!我的穴!」

  「你這小穴,剛纔還在鬧痛,外送茶為什 這一會就騷起來啦?」

  「是的!現在不 不怎 痛 痛了 反而怪癢 的!好弟弟!不,哥 親哥 親丈夫 我現在癢 癢得難過死了 你就可憐可憐妹妹 我吧!」

  「好!把小腿差大些,等著挨插,挨快活吧!」我邊說,邊輕抽慢送起來。

  「不過,你的穴是活的,我要你等會給哥哥夾夾!」我像她丈夫似的說著,又有意停下來,要她試試︰「嗯!喚!對 對 就是這樣!」

  真怪,她的小穴好像越來越狹小了,並且越抽越硬、越抽越緊,有種極度酸麻、快感的意識在增高;而她呢,我覺得還沒抽送幾下呢,就像得到高度的快感般,嘴裡已經發出夢曖般的哼聲︰「嗯!噢!我的祖宗!小祖宗!親爺!原來這幹穴的事情,是這般快樂的?我早知這樣,我早就要挨哥的幹了。啊!我快要升天了!我樂死了!噢!哥,你把我抱緊 緊些,不然,我要飛 飛了 」她氣喘瘋狂地叫。

  「不行 抱緊了,我就不方便狠幹你的小騷穴了!」我急急地說。

  「嗯!哥 媽媽呀!這就所謂人生嗎?人生是這樣的快樂啊?我以前為什沒有想到過呢?不 不 以前根本不是享受人生,完全在糟塌人生,喔!媽 呀!我不要活 了!我快要成神了!喔!弟!我的愛人!我的哥!你這會幹穴的祖宗,我愛死你了!喔!哦 這是一種什 快樂啊?媽!我恨不得你也來分享我 的快樂 吧!」

  「姊姊!姊姊!你聞到嗎?這是什 95氣?這95氣從哪兒來的?」

  「唉!是啊!這95味怎 這樣好聞的?多奇怪啊!我怎 從來都不曾聞過這種95味的?」她感到無限驚訝地說。

  「噢!我知道啦!」猛的一矮身,把嘴貼上她的陰戶猛吸,連被幹破了流出來的血,一起吞下肚去。

  穴水被我吸乾了,迅速地又插進她的小穴,隻聽「浦滋!」一聲,小穴又把我吻合得緊緊的,再也不肯放松。但我不管,瘋狂地抽送,不一會,這味道又來了,於是,我大聲地叫道︰「95穴!你這95穴姊姊!我愛死你的95穴了!」

  「好弟弟!姊姊反正是你的了!你愛怎樣,就怎樣吧!」說完,臉上浮起一層淡淡甜笑,使我見了越加動心。加上小穴有彈力,越插越刺激,我真想把性命也陪上去纔甘心呢!

  她比我更快活,不斷地叫著︰「弟弟!不 哥 你的全插到我的心坎上去了 哥 我的穴心 不 我的花心被 你搗爛了 噢 快我又要升天了 」她猛的一摟,花心開了花,花心裡的水,直澆我的馬眼,渾身顫抖無力地擁住我的臀部︰「別動 別動 我的親爺!我飛得好舒服、好快樂啊!」

  房間裡的95氣四溢,我想再抽出去吸她的玉液,我不想被她的花心鉗得緊緊的。不過,她已被挑起了心頭欲火,再也不能壓制,瘋狂的扭動,狠狠的套弄著我的東西

  我在她強烈的誘惑之下,再也不能忍受,熱流直貫丹田。

  「媚姐 我 我要射啦 」

  「啊 啊 明弟弟 全部給我 」

  我們殺天大叫的緊緊擁抱住,就在我細小的床上輸出了第一次,也是美妙的第一次 95氣甜蜜的媚姐,完全承受了我的東西

  我們擁抱了好一會

  這一晚是我難忘的一刻,我回味著她的豐滿乳房、光滑大腿

  第二晚,我走過媚姐的家中,現在比以前親蜜,見到媚姐,就擁著她,輕挑慢燃的摸著她的乳房,然後吻個死去活來。

  我們迅速脫去衣服,光脫脫的享受性愛。

  大概由於我們兩人都是站著的關繫,挺了好半天屁股,也不是門路,兩人都急得要死。最後還是她急道︰「該死!拿椅子來,就是要利用它的,不意竟把它給忘了!」

  她把我按坐在椅子上,兩腳分跨在方椅的外沿,人立著,小穴正好對正我的嘴,我乘勢抱住她的雙腿,把嘴傾在小穴上,猛吻起來。

  吻得她咯咯笑道︰「好弟弟,今天的時間不多,我們還是快點工作吧!」

  我聽了她的話,即刻放開她,隻見她把身體朝下一蹲,龜頭正好對正她的小穴,抵住穴門。

  啊!這姿勢真妙,眼看著她的小穴,張得開開的,但奇小無比,根本沒法使人相信它能吞下我粗壯肥大的肉棒棒,然而我的東西毫不含糊地沒入她的小穴,惹得我心驚肉跳,但渾身癢癢的。

  她似乎抱著與我同樣的心情,搖擺著臀部,把個小穴演得飽突突的,她越看越覺得刺激,忍不住猛力地套動,不一會「浦滋」聲已大響,看得我恨不得咬上一口纔甘心。

  我在觀賞著,越看越起勁,恨不得配合她行動,但實際上不能夠,隻有徒喚姊姊︰「姊姊!你怎 想得出來這種花樣的?有沒有名稱?」

  「名叫坐樁,好是好,可惜的是不能大動,要不然纔夠刺激呢!」她遺憾地氣喘著。動作卻越來越大、越來越猛,幾乎把喫奶的氣力也快使出來了。

  我坐在椅上,既沒法行動,隻有把視線投到我們的結合處,看著小穴含著大東西,滑上套下的,越加刺激人心,欲念高脹,快感倍增。穴水不斷地流下來,流得我一雙睪丸、屁股溝、方椅都是。再看著她喫力的情形與快樂的容貌各半,甚為著急地猛伸雙腿,摟住她的腰肢站了起來。隻可惜,浴室太小了,不然我們就可以來一個幹穴跳舞呢!

  她的身體一懸空,全靠屁股扯動旋轉,是非當喫力的,並且連快感都反而減低了,我覺得這樣不行,隨又要她把左腳踏在椅子上拿我的身體做依靠,我在下面挺動臀部,開始狂抽猛送,插到底、抽到頭。

  不一會她便浪叫道︰「好弟弟!你真行,這花式就比我高明,真夠意思喔,你把腿再屈低一點,嗯!好 天哪!多有趣和多快活啊!」

  「噢!弟 你再用點勁 嗯 對對,快 我快要出 出來了啊 媽呀 我真要舒服死 了 」

  她的精水一出來,便拚命地按住我屁股,肉棒在她的穴裡被裹呀、啜的,箍得我不由自主地又抽插起來,纔抽送兩三次,腦海裡忽然又浮上一個新的花式!

  「姊姊,你伏在椅上,把屁股向後翹起來,讓我試試看?」

  「啊!你要幹什 ?我的屁股眼 」她顯得無限驚訝地說。

  「不,你別誤會,姊姊!」我知道她會意錯了,隨即解釋給她聽,我是要從後面插她的小穴的。

  「小祖宗,你的花樣真多,算姊姊不如你!」她毫不猶豫的把臀部挺出來,嬌媚地一笑,宛如早就知道這架式一樣。

  一看到她的大白屁股,好奇心超過欲念,雙膝脆地,手扶屁股蛋,把頭低下去,仔細欣賞她的陰戶。天啊!這陰戶多妙,多有趣!由於雙腿打開、屁股後仰的緣故,兩邊的嫩肉被扯開,像個小而又小的葫瓢,那小小的迷人肉洞,蓄著晶瑩的水液,使人根本沒法相信它能容納得下八寸多長的東西。

  那前突後陷的小穴,宛如一個飽滿豐肥的小荷包,可愛得使人心直跳,欲念無限高漲,看得起勁,隨又把嘴傾了上去,吻上一陣,直到95氣低弱,忙更換大東西,正好在這時,她也呻道︰「弟弟!快嘛 我癢 癢 癢死了 」

  真所謂︰「心急喫不得熱粥」,在她屁股溝內,連觸了數下,也沒有找到門路,最後,還是由她一手牽引和玉門後迎,纔「噗嗤!」而進。大概由於太猴急了,不幾下,她已穴水橫流、浪聲連響了!

  「弟弟!真妙!也虧你想出來的 姊姊 我 快活死了 」她盡管伏著身體,不方便行動,可是一嘗到快活之後,她便像要擱出性命似的,屁股亂擺亂顫,不斷地前迎後送,弄得穴水四濺,到處皆是。

  我一雙睪丸打在她屁股蛋上,發出像火燒竹林的聲響,很有節奏,更加令人振奮,興奮得使我們更兇猛的動作著。

  「弟弟!我 我真快活得要死 死了 喔 我真恨不得大叫一陣纔好呢 喔 啊 親丈夫 下下 都幹進 不 超過花心 幹進心坎裡去了 你這會幹穴的冤家,給我帶來這樣大的快活,好丈夫,你給我的太多了,我這一輩子恐怕也報答不了你了 親丈夫 你就幹死我吧!」

  她氣喘如牛,但嘴巴都不肯停︰「喔 哦 我要 我要 」她又嗚嗚咽咽地抽噎起來︰「哦 噢 快 我又要完了 媽 我的心肝,我又去了 」

  我曾經說過,她的小穴越抽越緊,越插越狹的,她愈叫得兇,我的快感愈加尖銳,及致她說「我又去了」,我也跟著臻至沸點,兩人同時出了精。

  她或許是伏在我身上太久,身體太疲乏,經我一摟,屁股隨著後傾之勢,兩人同時坐了下來。可惜,她此時已沒有了氣力,要不,倒真可以來一次痛痛快快的坐樁呢!

  我們這樣坐著、纏著,她還覺得不滿意,又來了一個轉磨子似的,把身體側過來,扭曲著身體,摟住我狂吻,小穴猛夾,夾了一會又道︰「弟!我真願你的東西永遠都塞在我的小穴裡,因為這樣,我覺得人生纔有意義。」

  「媚姐,我喜歡你,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 」

  我們完全渾忘任何事,抽動著 不停抽動著 一注濃濃的東西,再度由我的肉棒激射進媚姐的深處

  我是愛著媚姐,我怕她會變,我永遠愛她

  世事都是難料︰一個月後,她的妹妹朱宴從蘇州而來,我看見她,簡直驚為天人。朱媚是漂亮,但朱宴比她靚上十倍,一種更亢奮的感覺令我心神不定。

  因為,她的誘惑更厲害了。我難以取舍,最好是魚與熊掌,兩者兼得,太棒了!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