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老婆風騷的表姐

我和老婆外送茶就這麽相互撫摸著對方的身體輕聲地調著情,還壹邊尖著耳朵聽著客廳的動靜,生怕丈母娘醒了突然闖進臥室來。丈母娘鼾聲依舊很大,她的床就靠近廚房,洗衣機的“嗡嗡”聲不但掩住了我和老婆表姐的調情聲,更象在奏催眠曲,丈母娘睡得真香!

  我的雞巴很快就被老婆表姐捏硬了,龜頭馬眼也流出了淫水。這時,我的手已經伸在老婆表姐的內褲裏摳弄著她的小穴,小穴裏熱乎乎、水淋淋的,哈,她真是那種動情快、淫水多的女人!

  我躺在床上,看著老婆表姐把有些濕了的內褲脫下來,放進隨身的坤包裏,她撩起群擺,上床來騎在我身上。她不讓我脫內褲,怕丈母娘突然醒來我來不及穿。她壹手扶著我的雞巴,壹手掰著她的小穴,把雞巴龜頭對準小穴口兒,然後緩緩的坐下來,我的雞巴很快就齊根頂進了她的小穴裏。

  我仰躺著,看不到老婆表姐的小穴是什麽樣子,但我能感覺到她的小穴不是很緊,有淫水的潤滑,頂入壹點沒費勁。齊根坐入後,老婆表姐就上下套坐起來。她很賣力,很主動,把我弄得好爽!也許是怕出汗吧,她後來就不怎麽上下動了,只是坐在我小腹上,不停地篩動屁股,用陰戶在我恥骨上“磨豆腐”。我以為她累了,就抽送雞巴插她,她卻伏下身來對我說:“妳先別動……,我喜歡……這麽磨……,這麽磨……最爽……”,她壹邊說,壹邊看我的反應,然後接著說,“讓我先爽壹會兒,我會讓妳插個夠……”。

  沒想到老婆表姐初次和我偷歡,就這麽的“直率和坦白”,盡管我喜歡大力抽頂,我還是由著她、配合著她——女士優先嘛,直到她的小穴在我恥骨上磨出了好多的淫水。她這麽磨了好壹會,身子壹陣顫抖之後,似乎有些滿足了,就叫我下床站在床邊,她把屁股擱在床沿上,雙腿成M型分開擡了起來。

  我站在床沿邊,老婆表姐的下體正對著我,我這才看清楚她小穴的樣子:她下體陰毛不多,陰蒂和小陰唇很突出,小陰唇黑黑的,有點大,向左右張開著,象蝴蝶的兩只翅膀。啊,原來老婆表姐的小穴是“蝴蝶逼”,難怪她這麽風騷的!

  “妳看什麽啊……,女人的……還沒見過?快點嘛……,輕點、輕點啊……,別把床……弄響了……”。我擡著老婆表姐的雙腿,把雞巴插在她小穴裏不停的拗動,為了防止把床弄響,我插得有點慢,但很深,雞巴幾乎是“全進全出”。老婆的表姐緩緩扭動著腰肢,輕輕篩著屁股,迎合著我的插抵,這時她的表情豐富極了:眼角含笑,牙咬下唇,壹副欲笑不能的樣子;不時還把頭搖動幾下,表示她有些“擱不住”;有時還故意出聲的嬌呻媚吟幾下,嚇得我連忙“緊急剎車”,她卻“噗嗤”壹笑,那笑聲雖然輕得只有我才能聽到,但非常的驚心動魄和勾魂!

  也許是太緊張,也許是好久沒這麽爽過了吧,壹向自詡“精久不射”的我,很快就向老婆的表姐“繳械投降”了。我有些沮喪地伏在老婆表姐的身上,向她說對不起,她卻撫著我的頭說:“我們……這才是……第壹次嘛……,妳的……表現,已經……很不錯了……” 後來我才知道,老婆表姐在磨豆腐時就已經高潮了,她躺下叫我插,是讓我也高潮,她只是沒有二次高潮而已。
外送茶|援交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