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幹翻美女主管

  終於佔有了韓娜,我心中只有這一個想法,同時開始了快速的抽查,外送茶兩個人的陰阜撞擊,發出“啪啪”的聲音。韓娜紅撲撲的小臉露出痛苦的表情,嘴裏卻開發出了甜美的嬌喘,兩條腿也緊緊交織在一起,勾住我的臀部,兩只豐滿的乳房也隨著抽插的律動,上下左右的亂晃,直讓我兩眼發花。而韓娜適時地抓住了它們,自己揉弄起來,呻吟聲也變得更加急促:“嗯……啊……啊……老……老公……好……厲害……娜……娜……都快被……都快被妳幹死了!”

  想不到平時看上去非常清純的一個女主管,在做愛的時候會是這麽的放蕩,也差點讓我精關失守、繳械投降。

  可不能輕易地繞了韓娜,我想。於是暫停了肉棒的運動,讓它留在韓娜的蜜穴裏。休息了幾秒鐘後,我彎下腰,用手環抱住她的柳腰,猛地發力,就這樣把她抱了起來。

  “呀!” 韓娜驚叫一聲,用兩手抱住了我的脖子。我就這樣抱著她,一步一步走向浴室,途中韓娜不斷的用滾燙的嘴唇吸允我的耳垂和脖子,還得我兩次差點摔跤。

  “小妖精!”我怒吼一聲,把她放在洗手臺上。韓娜上身向後仰,不得不用兩手支撐在身後保持平衡,我乘機把頭埋在韓娜的雙峰中間,左磨右蹭。韓娜發出“咯、咯”的笑聲,越發挺起自己的胸部向我壓來。

  享受夠了酥軟的乳肉,我吻上了韓娜的嘴唇,一條嫩滑的香舌馬上溜進我的口中,我也激烈地回應著,兩條軟舌相互糾纏交換著唾液,似乎都想吞噬對方。韓娜用鼻腔發出舒爽的低吟,而我的肉棒變得更加堅硬,在她的陰道裏一跳一跳,我扭動腰部,嘗試著用粗大的龜頭研磨著蜜穴中的嫩肉。

  韓娜也漸漸忍不住了這種刺激,放開我的嘴唇,又開始呻吟:“快……快給我……不……不要再……再弄人家了!”

  我感覺到小美人已經徹底陷入瘋狂,倒是沒有剛才著急,輕松地持續著研磨,一邊欣賞韓娜的樣子。原本清澈的雙眼變得非常迷離,表情似泣非泣,又是惹人憐愛,又是引人犯罪。

  “想要嗎?”我問。

  “想!要!” 韓娜說。

  我卻突然放開韓娜,肉棒也抽離出來,放下馬桶蓋一屁股坐上去:“想要就自己過來。”

  韓娜的眼神緊緊盯著我的胯下之物,好像在看著一件寶貝。韓娜踉踉蹌蹌走到我面前,猶豫了一下後背過身去,一手撥開自己的陰唇,另一只手伸到後面抓住我的肉棒。有點冰涼的手觸碰到我的一瞬間,讓我打了個冷顫。

  韓娜就這樣曲起雙腿調整了一下位置,然後慢慢坐下,讓肉棒再一次頂開層層嫩肉,直接頂到陰道的最深處。“啊~~啊~~”強烈的刺激讓她差點沒坐穩,好在我的手穿過她腋下,抓住一對顫抖的乳房,才幫她穩住身體。

  適應了一下後,韓娜開始上下起伏,不過顯得很吃力,我決定幫她一把,陪著她的速度,將肉棒一次一次向前頂。即使這樣,沒過多久後韓娜還是沒有了力氣,讓我不免掃興,只好重新采取主動,緊緊抱住她的身子,讓她的後背完全貼緊我的前胸,然後使出全力上下抽插,韓娜瘦小的身體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只能忘情地吟叫。

  韓娜的小穴分泌出越來越來的淫液,順著我的肉棒流了下來,打濕了我們的交合處,使得肉棒的抽送更加暢通。突然,韓娜的小穴用力的收縮,人也抖動起來,嘴裏發出的聲音變成高昂的喊叫,只覺得一股滾燙的陰精從深處噴射而出,澆灌在我的龜頭上。韓娜就這樣迎來了第一次高潮。

  高潮過後的韓娜把全身的重量都靠在我的身上,張大嘴巴呼吸著空氣,陰道內仍是一陣一陣抽蓄。我的內心突然湧出一股憐愛之情,溫柔地撫摸著韓娜的小腹和大腿,同時清嗅著她的發香。

  “寶貝舒服嗎?”我問。韓娜沒有回到,只是用盡餘下的力氣點了點頭。

  休息了會兒後,我抱著韓娜站起來,把依舊硬挺的肉棒拿了出來,上面盡是油光鋥亮的淫水。而失去了我的支撐,韓娜也差點沒站穩。我扶著她走到淋浴間,打開熱水沖洗到我們兩個的身上。韓娜漸漸平靜下來,眼神也清澈了些許,似乎也恢復了點神誌,我看到一滴眼淚掛在了她的眼角,瞬間我的酒氣、欲火、沖動都好像被沖散一般,肉棒也軟了下來。

  我們處在了片刻的尷尬之中,大家都避開對方的眼神,是剩下水的聲音。

  我鼓起勇氣打算打破沈默,但剛開口,韓娜就上前一步抱住了我,把臉埋在我的胸前哭了起來,肩膀顫抖不止。我既後悔、又害怕,不知所措,只好輕輕撫摸著韓娜的後背,嘴裏不斷說著對不起。

  許久之後,韓娜安靜了下來,我也等待著接受她任何的反應和處罰。

  “就……就這一次。” 韓娜的聲音很輕,“下不為例……”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推開韓娜後看著她的臉。韓娜的臉比之前還紅,水汪汪的眼睛不敢看我。

  “我……”我不知怎麽開口。

  韓娜別過臉去,慢慢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剛才……還沒有射吧?”沒等我回答,韓娜一把搶過蓮蓬頭,幫我把全身上下胡亂地沖了一下,然後把我推出了淋浴間:“擦幹了去床上等我……”

  我拿了墻上掛著的毛巾擦拭一番,腦袋還處在雲裏霧裏,回過神來已經睡在了床上,還回味著剛才發生的一切。

  不知不覺中,浴室的水聲停了,我回頭看見韓娜緊緊地抓住小小的浴巾,裹在她32B的上圍,卻使得浴巾的下擺根本無法擋住腿間的風光,露出整個誘人的陰部和光潔的大腿。韓娜和我對視了一下,大概被我色色的眼神嚇壞了,突然轉身折返到門口,緊俏的臀部一扭一扭,上面還粘著一點水珠。

  韓娜試了幾個開關才終於關上了房間裏的燈,原本暖色調的房間頓時陷入幽暗,只剩下浴室內透出的白色光源能讓人看個大概。韓娜走回房裏,猶豫了一下後面向我躺了下來。房內又陷入了沈默,而她的臉離我只有幾厘米的距離,幾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體溫,但由於背光,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的心狂跳,身體也因為緊張而變得僵硬,急於想說些什麽、做些什麽,大腦卻是一片空白。這時還是韓娜主動地挪動著靠近我。淡淡的發香傳來,使我鼓起勇氣摟住了她的腰,巨大的手掌隔著浴巾在她的背部輕輕撫摸。

  “他們人呢?” 韓娜問。

  “我把他們都送到出租車上了。”我回答,“其實他們喝得還好,回家應該沒什麽問題。”

  “哦。”

  “妳醉得最厲害,吐了好幾次。我也不知道妳的地址,所以只能把妳送到這裏來,送過來後其實我就準備走的……”我想解釋,卻有一根手指抵在了我的嘴上,不讓我再說下去。

  “謝謝……”韓娜的聲音充滿溫柔。

  “不是的,我……”

  突然韓娜把臉貼了過來,顯示鼻尖相觸,之後是嘴唇。不同於之前那次瘋狂的熱吻,現在這個吻卻更像是嬉戲,韓娜的舌頭調皮地東躲西藏。我只好輕舔著她晶瑩的香唇,享受著戀人般的溫存。

  我的下體也逐漸蘇醒,頂在了韓娜蜷起的膝蓋上。韓娜笑了笑,用手握住了我的肉棒,緩慢的上下套弄。

  “好大……”她的聲音帶著詫異。

  “和妳男朋友比呢?”我也放松下來,調侃道。

  “討厭!”

  我們兩個同時笑出聲來。

  我讓韓娜躺平,佔據了上位,任由我解開了她身上唯一的浴巾。少許燈光映照在韓娜的身上,泛起一層迷人的光暈。我的嘴和手肌膚愛撫遍了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膚,韓娜則用歡悅的呻吟來發泄著情感。

  一切似乎水到渠成,韓娜自覺地分開雙腿,濕漉漉的蜜穴已經微微張開。我卻還想再逗弄逗弄她,只是用龜頭在外面上下摩擦,使得陳琳不滿地扭動屁股。

  “怎麽了寶貝?”我壞笑道。

  “討厭……明知故問……”韓娜害羞的表情讓人沈醉。

  “說要我幹妳。”我深情地望著韓娜,“說出來,就滿足妳。”

  “唔……妳欺負我……”

  “那就算咯~”

  “別……別,說還不行嗎!”

  “恩。”我等待著她的回答。

  “幹……幹我吧……”韓娜閉上了眼睛,“請幹我吧!”

  我收到諭令,腰部發力,一下就刺入了美人主管的蜜穴。韓娜的表情變得痛苦,張得嘴巴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雙手緊緊抓住兩旁的床單。直到我調整了下呼吸,開始有規律地抽插後,才有節奏地呻吟出來。

  “嗯……嗯……好……好舒服……好深……”韓娜輕盈的身體隨著我的撞擊而前後晃動。我高高擡起她的雙腿抱緊扛到肩上,使得每一次都可以撞到韓娜的陰核:“好麻……不……不行了……酸……酸死了……” 韓娜嫵媚的呻吟也變成了大聲的浪叫。

  而我也可以清晰地看見兩人的結合部位,青筋暴起的肉棒在粉嫩、柔滑的小穴內不斷進出,每次都帶出大量的淫液,龜頭就像是被一張富有彈性的小嘴用力吸允。隨著抽插次數的不斷增加,酥麻的快感也直沖大腦,不知不覺加快了原本就很激烈的動作。

  我的喘氣聲、韓娜的浪叫聲和肉體撞擊的聲音構成了房間內淫靡的景色。在持續地快感中,我預感到自己的爆發,在臨界點的時候猛地拔出肉棒,對準韓娜俏麗的臉旁,發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白濁的精液噴到了韓娜的臉頰上、鼻子上、眼睛上,還粘在了濕漉漉的短發上。韓娜似乎還沒過癮,一手開始搓揉自己的陰核,另一手握住我還在跳動的肉棒,用小嘴含住了它,敏感的龜頭和冠狀溝都受著柔軟香舌的撫慰,剩餘的精液一滴不勝地被韓娜榨取。

  我閱女的經歷也不算少,卻也不曾享受過這等的服侍,驚訝於韓娜和她外表完全不相稱的那股風騷。

  當我還在享受韓娜服務的同時,她自慰的小手也加快了動作,整個人開始抽蓄,被我塞住的小嘴只能發出“唔、唔”的悶哼。

  韓娜終於也達到了高潮,整個人經過激烈的抖動後,瞬間癱軟了下來,吐出我的肉棒大口大口喘著粗氣,還沒吞咽下去的精液順著韓娜的嘴角留下,這個場面顯得異常淫蕩,也使得我得到了巨大的滿足感。

  我從床頭櫃上抽取幾張紙巾,簡單地幫陳琳擦了一下,使得韓娜可以睜開眼睛。

  “流氓,誰允許妳射我臉上的!” 韓娜嬌嗔到,眼神卻是嬌媚中帶著一絲愛戀。

  “幫妳養養顏咯?營養可是很高的。”我笑著說。

  韓娜用手指抹掉嘴角的精液,出人意料地把它重新送入口中,還當著我的面伸出舌頭舔舐著那根手指,過後又喉嚨一動,誇張的吞咽下去。

  這個小妖精,我不禁感嘆道。

  “要洗澡嗎?”我溫柔的問。

  “不要,累死了……”韓娜錘了我一拳,“都怪妳!”

  我又拿紙巾清理了一番我的肉棒和韓娜的下體,粉嫩的蜜穴跟著身體一張一合,好像喘息一般,差點讓我又忍不住激動起來。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