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三家同居同事之間的往事

  本人和媳婦2010年1月畢業後來到北京工作,我是很幸運地進入一家國企並解決了戶口,媳婦開始在房地產經紀公司做策劃。

  2010年到2011年,住在媳婦的親戚家半年多時間,之後由於各種不便搬了出來,開始了一段和同事的同居生活。

  2011年到2012年是一段平淡期,職場新人總是有很多辛酸經歷,出差多,承擔多,拿錢少,老人欺負新人等等,也是成長必不可少的一個過程。

  這段時間,我們兩口子和我單位一個女孩子和她男朋友,外送茶一起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個兩居室,公司在廣安門附近,很小很老的房子,60平米,2室一廳,可以認為幾乎沒有客廳,最重要的是隔音差。

  那個時候都是剛步入社會的新人,兩家人雙方也並不瞭解,大部分時間是各忙各的,週末時候會一起做飯,節假日也會組織一些活動,出去KTV,或者到附近的公園壓馬路等等。

  偶爾週末的時候也路過隔壁臥室聽到過對面女孩的叫床聲,很低沈、壓制,很好聽,偷聽是很刺激的;當然我媳婦叫的也很好聽,只是不同的好聽。這種時候我會給媳婦說對面在嘿咻,咱們注意點別打擾他們了。

  12年底,媳婦換了行業,2年的時間,讓她自己也瞭解到之前的行業並不適合她。

  一個偶然的機會,媳婦有機會去上海進行金融方面的深造,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最終媳婦去了上海。這個故事裡面基本也就沒我媳婦什麼事情了。

  我呢也一直過著單身狗的日子,平時打打dota,然後下班去公園跑步,日子單一很寧靜,然後一兩個月去上海和媳婦聚聚。

  到了2013年,這個房子合同到期,要找新房子,大家又不願意離公司遠,北京的交通各位都瞭解,堵死人反正不償命的。

  於是我們,我(85年)、原來的女孩小X(89年)、小X男友小D(88年),加上公司另一個男同事小Y(87年)以及他的女朋友小H,小H比較特殊,還在考清華的研究生,所以大部分時間在校學習,3家人5口人開始了一段合租同居的生活。

  新找的房子在公司更近的地方,水利部那邊,走路上班就需要5分鐘。

  這段時間我也算是公司一個老人了,被人叫做X爺,脾氣好,和4個小夥伴關係都不錯,尤其是小X和小D一起合租過一段時間,兩人也都認了我做哥哥。

  小X性格很跳,姑娘的父母是高中老師,可能是高中時代管的太嚴了,小X上了大學馬上進了校舞蹈隊,跳街舞,身材很好,大腿很結實,腰細,1.65m的個頭,皮膚是小麥色,人挺漂亮,加上性格和人自來熟,會撒嬌,和男同事都很聊的來。

  故事的開端是2014年夏天週五的一個晚上,到了週五我是夜貓子,熬夜打dota的,遊戲打順手就停不下來,屋子裡面的燈早關了,遊戲聲音也關掉了,門是半掩的,一看表已經淩晨2點了。

  聽到小X屋裡有人出門,估計是上廁所。

  這時候我回憶了一下,小X男友小D出差有幾天了,不在家,那就是小X去廁所了,於是我繼續玩遊戲,過了一會我也有了尿意,打算去廁所,心裡想著小X早應該回屋了吧,不過我沒聽到她回屋的聲音。

  於是起身輕手輕腳往廁所走,出門沒幾步,突然聽到一聲很隱秘的聲音,很壓抑的叫床聲,頓時有點蒙了。

  下班後大家還都聊過天,小H在學校沒回來,小D出差也沒回來,家裡一共就3個人,難道是……

  這時候尿尿不重要了,遊戲也不重要了,隊友坑了就坑了吧!

  我原地站住仔細的聆聽起來,夜裡2點多還是很安靜的,雖然小Y的屋子關著門,還是能聽到隱約一陣一陣的叫聲「啊、啊、嗯……」確實是打炮的聲音。

  會不會是夜裡小H回家了我卻不知道,當時產生了一點疑惑,但馬上否定掉了,因為剛才小X出自己屋上廁所後應該是沒有回屋,這麼安靜的時間段她回屋的話我是能聽到的。

  很興奮,發現了新奇的事情,抱著福爾摩斯的精神,我走到小X的屋門口,推開了一條縫,沒人!!

  好吧,小X和小H這對狗男女竟然搞到了一起!

  心裡一萬隻草泥馬跑過,各種思緒飄過:麻蛋,我和小X你認識的更久啊,咱們關係更近啊,怎麼不來便宜我;老子比小Y那貨長的帥多了;小D也比小Y長的帥多了啊,你B是怎麼想的給你老公帶綠帽子;既然如此,是不是你哥我也有機會……

  小Y屋子一會沒動靜了,看來是完事了,我也拔腿走人。

  然後不多久聽到外面有動靜,估計是小X洗BB,上廁所之類的。我是一夜無眠,竟然在身邊發生了這種只在小說裡看到的橋段

  不久後,因為我和小X平時關係很近,有一天,就問了她,「妹子我感覺你和小Y有點不對勁啊?」

  她說,「你發現什麼了,哥,我現在對小D沒感覺,喜歡上小Y了!」

  我勒個去,我還沒問什麼,她竟然直接給我坦白了。哎呦我擦,要不要這樣發展,後來小X把事情都給我說了,她對我很信任,一直認為我是正人君子,畢竟一起住了好久,在家裡在公司我也都是照顧她的。

  小X和小Y大概是14年初就好上了,兩個人一起出差了幾次,小Y對小X先表白,小X感覺小Y人也很幽默有好感,然後就上床了。

  我說,「那也不能就上床吧,你倆都有自己的男女朋友啊,小H和小D怎麼辦?」

  她又說她父母在北京房山給她買了房子,小D的家庭條件不好,一分錢沒幫上忙,並且小D雖然也是國企,但是單位效益很差,一個月也就是5千元的水準,她對小D有些嫌棄。

  我說,「小D和你這麼多年了,人長的帥並且對你也不錯,難道是活不好?」

  小X說,「哥你真壞,其實小D比小Y器大活好一些,不過就是對小D沒感覺了,心裡也很矛盾。」

  我說,「你好好想想,小D是不會和你分手的,你這理由說出去,是個男人都不可能接受!」

  小X說,「是啊!不敢說,我和小Y約定,兩個人都不和小D、小H做愛了,已經一個多月了,我的藉口是婦科病,身體不舒服。」

  我說,「你想明白啊,紙是包不住火的!」

  十一的時候我去了一趟上海,把事情和媳婦說了一下,媳婦說,「小X腦殘。」

  我說,「這不是真愛麼,相對來說我是更願意小X和小Y能在一起的,這兩個畢竟是我同事,和我關係近一些,當然小D人也挺不錯的。」

  後來我就格外留意兩個人的行蹤,經常兩個人中午就一起消失不見了,我明白兩人應該是回家打炮去了,家離公司近就是好,中午回去吃飯還是打炮完全不耽誤,省了酒店開房的錢,並且基本沒有風險,不怕被抓。

  中間應該發生了很多事情,小X和小Y過程中也鬧了不少矛盾,尤其女人有時候不講道理,要求的多,自然兩人冷戰了。

  2015年春節後,小Y和小H領證結婚,小H考研失敗,接著繼續考研,說是寄生蟲也好,說是什麼都好,我個人對小H這姑娘不喜歡。

  小Y和小H領證後,我找小X談了一次話,我問,「這是怎麼回事,他們兩個人怎麼領證了,你們怎麼辦?」

  小X說,「能怎麼辦,小Y不同意和小H分手,說小H正考研,又沒考上,他總不能這麼不負責任的把小H拋棄吧?」

  我說,「那你怎麼辦,還要這樣和小Y繼續下去麼?這對小D太不公平了!」

  小X說,「沒辦法,沒感覺,但是又捨不得小D,但是對小Y才是真愛,和他一起做才是開心啊。」

  勸解無效,春節的時候,我知道小X給小Y買了羽絨服和鞋子,花了5000多,更是無語,簡直是倒貼!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可能是小X對小D的冷淡讓小D起了疑心,小D通過ipad綁定了小X的iphone手機,然後查到了小X和小Y的開房記錄,情人節陶然亭的如家、七夕廣安門的七天等等,這是後來小X私下對我說的,兩個人出去浪漫還是去酒店的,留下了證據。

  然後就是一場亂戰,各種互抽嘴巴,小H抽小X,小X抽小Y,小D和小Y去廣安門體育場的單挑,小H對小Y行為的哭泣和對小D道歉,雞飛狗跳,分崩離析。

  事情曝光後的第二天小Y和小H兩個人搬走了。

  後記:

  我問小X事情最後怎麼個情況,小X說,「還能怎麼樣,事情暴露,只能她來背,然後小Y當時什麼話也沒說,然後她就死心了,給了小Y一巴掌,然後被小H還了一巴掌。兩個男的去外面幹了一架,小Y仗著身高體重戰鬥力略強,小D作為小帥哥吃了點虧。」

  我說,「小Y應該讓小D揍一頓吧,必然小Y是佔了你的便宜的,妹子。」

  小X說,「是啊,算是看透小Y了。」

  事後小D原諒了她,那就還好好過吧。

  3家同居的日子到此結束。

  然後我作為一個公司的老人跳槽到了行業內一家公司做中層,小Y也離開了原單位,在行業內另一家公司,大家還會時不時在各種會議、工作中遇到。

  媳婦對我說,「小X的行為就是個婊子,真廉價,還倒貼。」

  我心說,「白玩的婊子,反正不會娶回家。」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