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女兒的褲襪

  我讓艾喬坐起身來,將她穿著黑色褲襪的兩條美腿成M字型的分開,然後坐在她的正前方,將巨大的性愛凶器直挺挺的正對著她的花穴。外送茶我胯下那根青筋糾結的大雞巴,艾喬是第一次親眼看到,不禁有點不可置信的張大了嘴。

  「爸爸的那個…好粗好大,這樣真的可以放進喬喬的身體裡面嗎?」艾喬害怕的嚥了下口水。

  「女人的蜜穴連小孩子都可以生出來啊,放進爸爸的陰莖當然不算什麼。」

  我將紅腫到恐怖的龜頭緊緊的頂在了艾喬的小穴口,隨時就要準備插入。「待會會有點痛唷,痛過之後才會慢慢的感覺到舒服。」

  「嗯,喬喬…會拚命忍耐。」艾喬雖然怕得全身都微微的顫抖,但是仍然很堅決的看著我們即將交合的部位,想要仔細的看清楚她失去處女的一瞬間。

  已經快要被慾望沖昏頭的我,勉強忍耐住一捅到底的念頭,慢慢的用龜頭迫開兩片粉紅色的小花瓣,將我那尺寸傲人的龜頭一點一點的塞入那濕熱的祕密花園。雖然進入的部位不多,但不知道是因為疼或是緊張,喬喬的全身都止不住的發抖了起來。

  我將被處女穴夾幾乎寸步難行的龜頭與棒身緩緩推進向前,直至感覺遇到阻礙為止。然後將喬喬壓倒在床上,胸口壓著她兩顆嫩白的雪乳,嘴與喬喬緊緊的深吻著,試圖排解她緊繃到極點的的情緒。我們維持著這個狀態好一段時間,才又重新坐起上身,準備再一次的突破。

  我兩隻手緊緊的掰開喬喬試圖夾緊的兩條黑絲襪美腿,並貪婪的在上面不停來回覆摸,享受那股絲綢的柔軟觸感。在喬喬身體的顫抖已經逐漸緩和之後,終於把再也無法忍耐的大雞巴向前戳入,一口氣頂穿那張薄薄的最後防線。

  喬喬雖然想要看清楚她失去處女的一瞬間,但是卻痛得閉上眼睛留下了滴滴的淚水。我知道在這時候放棄就會前功盡棄。於是腰部更加的使勁,將整根粗長的肉棒都塞進了艾喬的花穴。

  「喬喬,還可以嗎?」

  「不,不要緊的,爸爸你儘管動吧。」

  得到了動作許可的我,開始將肉棍緩緩的抽出再慢慢的刺入。一前一後的動作都帶動著艾喬花徑中的蜜肉。雖然已經充分潤滑,但是十六歲少女初次性交的陰道還是不容許我馬上的就大舉進攻。隨著我緩慢的活塞運動,一絲絲的處女血也跟著我肉棒退出的動作而流下。艾喬看到自己的最寶貴的處女血,倒是很辛苦的微微笑了一下。

  「喬喬全部的一切,都給爸爸了…」

  我彷彿被這句話給鼓勵了,腰部前後抽送的速度開始緩緩增加,喬喬原本緊繃的表情也開始逐漸的舒緩下來。既然活塞運動已經開始上軌道。我那被緊緊壓迫著的肉莖再也無法忍耐那急欲大幹特幹的衝動,逐漸加速到兩個人的身體都一前一後的不斷撞擊為止。

  也許是天生敏感度就高,才能夠在我口舌的服務之下很快就到達高潮。現在雞巴在喬喬的身體中抽乾的時候,更能感受到這種體質的好處。每次捅入的時候,都感覺得到那個甜美的花徑不斷的在收縮壓擠,讓插在其中的粗棍舒爽得無法忍耐。艾喬小巧可愛的嘴裡則不斷發出綿長而又甜美的細細呻吟,在我耳中就像是仙樂一般悅耳好聽。

  腰部馬達全開的撞擊僅僅持續了幾分鐘,艾喬就已經陷入了另外一波瘋狂的性愛狂潮裡。艾喬閉著眼睛流著承受不住快感的眼淚,身體死命的向後弓著,胸前一對漂亮的粉嫩乳房就朝著天,隨著我撞擊的節奏不停前後震動。突然間艾喬的雙手狠狠的緊抓住我的臂膀,簡直都要抓出了血痕,然後花徑裡像是有無數只觸手般讓人發疼的壓擠我的棒身,花心深處則洶湧的噴出一股熱液澆在我的龜頭之上,很顯然的是已經到達了高潮。

  還未到達頂點的我打鐵趁熱,將艾喬的一雙絲襪美腿鉤上我的腰部,玉手則勾住我的頸子,以火車便當的高難度姿勢將纖細的小美人抱在空中繼續抽插。艾喬已經被幹得幾乎昏闕,只剩本能讓她還能夠緊緊纏住我而不往下落。我捧著艾喬裹著黑色褲襪的美臀,從下而上的以粗壯的陽具猛烈撞擊著女兒的花心,刺得她披頭散髮的毫無抵抗餘地。

  「喬喬,要來了,爸爸要射了。」

  「射給喬喬,全都射給喬喬,喬喬要幫爸爸再生個女兒,啊啊啊啊~!」被幹得陷入瘋狂的艾喬大概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亂語什麼,我則繃緊臀部使出最後一份力,將粗大的肉棍拚命的再往前刺更深些,彷彿想把兩顆碩大的睪丸都一起擠進艾喬的身體裡面。已經充血到最高點的龜頭擠入了花心的最深處,開始一突一突的在子宮裡盡情噴射出亂倫的淫慾種子。背德的性愛快感讓我們父女兩人都達到了情愛的最高境界,整個射精的過程更是爽快得像是腦髓都快要抽乾似的,整個人陷入了無意識的致命高潮。

  維持著這個火車便當的交配姿勢,我幾乎可以聽到我那粗壯的肉棒,插在艾喬的祕密花園裡噗哧噗哧噴射濃漿的聲音。那射精的時間跟量都是我這輩子最長最猛的一次,光是噴射的時間就超過了半分鐘,而那高潮並未隨著射精而慢慢減弱,而是每一次肌肉的抽蓄,都牽動著快感的神經,直到精液已經滿溢,從我們交合的部位激烈噴出,才有漸漸趨緩的現象。

  完全噴射結束之後,我抱著懷中已經高潮到失去意識的小美女重重倒在床上,一邊持續撫摸著艾喬那引人犯罪的絲襪美腿,一邊激烈的喘息著等待忽吸平穩。

  許久之後,艾喬才悠悠轉醒。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我眨呀眨的,說有多可愛就多可愛。

  「爸爸,爸爸…」艾喬不斷溫柔的忽喚著我,伸出手尋求我的擁抱。我則將艾喬疼惜的緊緊的抱在懷中。

  這一刻已經不需要言語,兩個人的世界就是全部。

  幾天後因為之前那個廣告案的後續工作,我又開始過著沒日沒夜關在辦公室加班的日子。

  我找了個機會向雨辰坦承了我跟艾喬的事情,她則笑著說她早就知道了,是艾喬親口跟她說的。

  「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我感到有點被兩個小妮子兩面夾殺的感覺。

  「我們沒怎麼回事,只是聯合起來搾乾色哥哥,哈哈!」

  這話說完,免不了又是兩個人幹得昏天暗地。

  這天正常下班時間之後,公司的人都開始一一離開,就剩下我一個人單獨留在辦公室繼續加班。

  「雨書,走囉。」

  「晚安,明天見。」

  確認除了我之外的其他同事都已經離開之後,我便將樓層裡的燈全部關掉,只留下我辦公室裡一盞燈,然後舒活一下筋骨準備繼續幹活兒。

  推門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卻看到有個熟悉的身影在裡面等著我。

  「喬喬?我不是說我要加一下班,要你先回家等爸爸嗎?」

  「不嘛,我就要等爸爸一起回家。」

  喬喬說著就膩了上來,從背後伸手抱著我,白色的學生制服下一對相當有份量的小兔子就這樣緊緊貼在我的背後。

  咦?不太對啊?

  「怎麼喬喬你沒穿胸罩的?」我有點驚訝於喬喬的大膽。

  「剛剛才脫掉了的啦,因為我想爸爸對於在辦公室裡面…那個…可能會有點興趣…」

  「你這小魔鬼!」

  我轉過身來面對著喬喬,將她逼到我辦公室落地窗的前面,一對魔掌解開她清純的學生制服,從撫摸她的纖腰開始,慢慢向上蹂躪起那對充滿彈性的32C豐乳。

  「啊~爸爸~會被外面看到的…」艾喬一邊帶著哭腔呻吟著一邊試圖抵抗。

  「這裡三十幾樓,要看到有點難度啊。」

  我將手探入艾喬的裙底探索著她的最私密處,讓人驚訝的是,在一雙黑色天鵝絨褲襪之下,她連內褲都沒穿!?

  「是不是在找這個?」艾喬將仍然帶有溫度與香氣的純白內褲在我面前晃了晃然後丟到一邊。「我知道爸爸都喜歡撕開褲襪直接來…這樣比較方便。」

  「我就喜歡!」

  我用力的撕開天鵝絨褲襪的襠部,將手指探入那不久前才被我開發過的私密花園,未待我展開攻擊,就已經摸到一片的濕淋淋。

  「喬喬好濕唷,是不是早就想被爸爸幹了?」已經確定了彼此之間性愛的關係,連帶的我連說話都粗魯了起來。

  「啊…整天都想被爸爸幹,整天都濕濕的呢……」喬喬拋了我一個不知從哪學來的媚眼電得我渾身發顫…該不會是雨辰教的吧?

  我將艾喬翻過身來,胸前站著兩顆粉紅蓓蕾的嫩乳就這樣貼在冰涼的玻璃上頭,然後從後捧住女兒那包裹著細緻褲襪的翹臀,一邊用力的搓揉起來,一邊就將已經硬挺到不行的性愛凶器狠狠的從後插入。

  「啊啊啊啊!」

  被抵在落地窗前的小美女隨著我狂亂的前後撞擊,一對白嫩的大奶就在玻璃上留下一團團的奶印,如果有人用望遠鏡看著這個方向,肯定是會興奮到猛力勃起吧?

  我低下頭將舌頭探入艾喬的耳朵裡挑弄著她,她很顯然受不了上面耳朵跟下身不斷被撞擊的刺激,很快的就進入了狀況,一聲聲高亢的呻吟喊得整個樓層大概都聽得到。也只能說幸好公司外頭的監視器是不錄音的吧?

  我那凶暴的肉棍不斷從後方進行突擊,穿刺著艾喬那異常緊窄而夾得人舒爽萬分的小蜜穴,一次次的翻進翻出都帶動著花徑裡無數細小的皺摺,爽得人直想大喊救命。

  我一邊揉捏著天鵝絨褲襪美臀的同時,還輕輕的拍打著這充滿彈性的俏臀。

  啪啪啪的聲音加上睪丸撞擊在艾喬大腿上的聲音,不斷迴盪在我的辦公室裡,聽得艾喬很是害羞。

  「啊啊…那什麼聲音啊…艾喬好害羞…」

  「那是小美人被我幹得爽上天的聲音啊!」

  艾喬站得開開的兩條絲襪美腿越來越站不住腳,隨著我不斷的撞擊,慢慢的幾乎就要軟下。

  「死了…死了…嗚啊啊!」

  伴隨著一聲綿長的甜美呻吟,持續在熱燙花心之中暴沖的龜頭感受到艾喬身體的最深處展開了瘋狂的收縮,然後一股熱燙的愛水激烈的噴濺在龜頭之上,燙得我一陣快感從腫脹的陽具上直衝腦門,完全忍耐不住的從睪丸處開始痙攣,不斷的從馬眼處噴擠出源源不絕的瓊漿玉液,激射在花心的最深處,燙得艾喬流下歡愉的眼淚,全身不停的劇烈顫抖著。

  「我來得正好吧?」

  突然間伴隨著這句話推開門的,是穿著一身桃紅色套裝的雨辰。她在緊窄的迷你裙底下還穿著一雙粉紅色的透明褲襪,搭配她原本就白裡透紅的肌膚,十分的誘惑性感。

  看到雨辰在這時突然出現,我好像一點都不覺得驚訝。我笑著將半軟的陰莖抽出艾喬的蜜穴,一股混合了我的精液跟艾喬熱燙淫水的濃漿就這樣順著小美人的褲襪美腿大片流下。

  「嘻嘻,我們早就商量好要來一前一後一起搾乾大色魔的。」雨辰走向窗邊的我跟艾喬,然後蹲了下來就把我那仍然濕淋淋的半軟雞巴放入了小嘴裡前後吞吐。從未看過的動作,讓仍然緊貼在玻璃上喘息的艾喬看得目瞪口呆。

  雨辰與我其實也只口交過幾次,但是學習的速度非常的快,舌頭卷弄龜頭以及舔弄菱溝的技巧都讓我舒爽萬分,偶爾還會用舌尖微微探入馬眼,幾乎讓我爽得快要發瘋。使得雨辰只含入我的凶莖不到十秒的時間,就已經完全恢復了原先的硬挺。

  「我…我也要…」

  艾喬不顧著自己的忽吸依然紊亂,也蹲下身子來與小姑一同搶食我的肉棒。

  雨辰笑咪咪的讓我的肉棒退出她的口腔,改為伸出舌頭從外舔弄棒身,讓艾喬可以一起分享我那粗壯的肉莖。雖然技巧不很純熟,但是艾喬小巧的舌頭仍然帶給我無上的刺激。妹妹跟女兒很有默契的互相交換著舔弄的部位,當一個舔食著我雞蛋大的龜頭時,另一個就用嘴輕含著我的棒身。當一個含住我的睪丸用舌頭撫弄時,另一個就將龜頭以及棒身的前端整個吞進小嘴裡。

  「要…要射了!」

  面對著這樣強大的雙人攻擊,我完全無法忍耐那股射精的衝動,我將肉棍從兩人的嘴中抽離,用手死命的擼動棒身最後幾下,然後一大股濃濃的白濁精漿就這樣灑落在兩張美麗動人的小臉之上。猛烈的射精持續了十幾秒鐘,將一大一小兩個美女漂亮的臉蛋都噴得一片黏稠。

  雨辰在我噴射結束之後先開始彷彿渴求美食般的舔食著艾喬臉上的精液,艾喬不甘示弱,也不斷的伸出舌頭卷食著小姑臉上的白漿。沒多久的時間,兩人臉上的精液就被舔得一乾二淨。似乎不過癮的艾喬還又重新吸弄起了我的肉棍,彷彿要把殘留在其中的精液全都搾乾似的。

  眼見兩個美人兒爭食精液的淫蕩舉動,我的大雞巴在噴射之後完全沒有消下的跡象,反而更向上挺立腫大了起來。與我有過比較多次的性交經驗的雨辰瞪大了眼,不敢想像我在連續兩次大量的射精之後還能如此的壯大。事實上連我自己都不曾想過原來我可以連續噴射到這種程度。而且肉棒一點也不見疲軟,反而是在跟女兒與妹妹的亂倫淫交中越發茁壯。

  我緩緩的躺在地上,豎著胯下一根直挺挺的陽具,然後扯開了妹妹粉紅色褲襪的襠部,把底下也是粉紅色的內褲粗魯的往旁一扳,就抓起她那豐滿的褲襪美臀往我的肉莖上狠力套下去。

  雖然完全沒有前戲的愛撫,但是雨辰在剛剛為我口交的淫行當中顯然也已經動情濕透,面對著我,在我的身上一坐下來就是一刺到底。雖然肉穴異常緊窄,但是濕潤的程度卻足堪我那粗大凶莖進行強力撞擊。我躺在地上將手伸入雨辰的套裝襯衫中抓取那兩顆沈甸的巨乳,讓乳球不斷的隨著我的魔掌而變換形狀,雨辰則微張著櫻桃小嘴緊閉眼睛,誘人的水蛇腰不停的扭動著,一上一下的快速用陰戶套弄著我的鋼棒。

  「艾喬也來。」

  我示意艾喬靠近,將她那可愛又豐滿的俏臀拉到我的面部之上蹲坐下,從下方用舌頭開始攻擊她那愛液淋漓的祕密花園。艾喬顫抖著接受我的疼愛,爽快得兩條蹲著的褲襪美腿都微微顫抖起來。在我從下而上分別用舌頭以及大雞巴向上刺擊的同時,兩個美人也在我的上頭陶醉的接起吻來,嘖嘖親吻的聲響迴盪在辦公室中好不淫蕩。

  我那射過兩次精之後卻仍然堅挺的肉棒不斷的捅擊著妹妹美妙的花心,每次的撞擊都戳弄到最深處,刺得雨辰是不斷的高聲淫叫,可愛的小嘴也不受控制的流下了口水,幾乎就是已經失去意識。果然不過多久,雨辰的美體整個發瘋似的痙攣起來,花心的最深處也噴射出一股炙熱的陰精澆在我的龜頭之上。

  與此同時,接受著我口舌攻擊的女兒也從花穴中噴出了一股甜美的熱液,然後癱軟了下來。我則用舌頭拚命的卷食著那瓊漿玉液,就生怕遺漏了半滴。

  我見兩個美人兒都到達了頂峰,但是我還挺著那無比粗壯的肉棍尚未射出。

  於是我坐起身來,讓她們兩人軟著腿勉強站起,然後用嬌柔無骨的手撐在我的辦公桌上,高高翹起那一黑一粉紅兩個性感的褲襪美臀,從後用狗交的方式繼續狂暴的刺幹著她們。在高潮之後已經毫無抵抗能力的雨辰與艾喬,只能勉強維持絲襪腿站開的姿勢,全身軟綿綿的讓我從後方不停的奸幹。當我刺入雨辰時,我就用手指挑弄著艾喬。當我的熱棒奸弄著艾喬時,我就不斷愛撫著雨辰的陰核。當兩位美女都已經不知道承受了第幾次高潮時,我才將她們一起向下壓倒在桌上,將兩個褲襪美臀一左一右並在一起,將肉棍插入其中的夾縫裡抽弄了最後幾下,然後爆炸性的在兩個不同顏色卻一樣挺翹的褲襪美臀上,噴射出雖然開始變稀卻一樣大量而洶湧的亂倫精華。

  倒在辦公桌上,我將身子壓在兩位美女的嬌驅之上,伸出手一左一右的探弄抓玩著她們的白嫩乳房,在喘息聲中享受這份高潮之後的餘韻。許久,兩位美女才衣衫不整,全身精漿的勉強坐起身來,與我深吻著交換著津液。

  在夜深人靜的辦公室裡,三個人就這樣進行著背德的性愛…

  失去了雁涵,但我們從彼此身上得到了更多的彌補。

  而我們之間的愛情…將一直永遠的持續下去…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