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我的極品秘書

  下海經商幾年後我小有成就,應了一句古話:人溫飽而思淫欲。我本性是善良的,但是男人對女人的好奇總是欲壑難填。有時不是為了做愛而需要女人,完全是一種本能,我喜歡那種勾引女孩的過程。外送茶它使我興奮激動,腎上腺素分泌加快,有一種冒險般的快感。我的公司穩定發展後,我找了一個秘書小姐,她外送茶是我遠房的親戚,二十幾歲,一米六幾的身高,皮膚微黑,長得有點象朱茵。開始我本沒有打算去惹她。由於工作的關系我們經常接觸,我發現她很特別,工作不是很聰明但很認真。你叫她幹一件事,她幹不好也不言語,就在那兒傻傻的做。我不叫停她就一直幹下去。她那種逆來順受的樣子我覺得挺可愛。有時我們一起去陪客人吃飯應酬,飯桌上有的人講黃段子,她也很認真地聽,但從來不笑也不臉紅。遇到特別黃的她就把頭低下去。象這樣的女孩給我一種幻想,如果把她弄上床,她的表現也一定很特別。

  有了想搞她的念頭,我就控制不了自己。我開始有意制造機會和她多接觸,我比她大十幾歲。平常她叫我姐夫,也不知從哪論的,反正我也應了。我有意無意中暗示她,你叫我姐夫,你就是我的“小肥皂”社會上流行一種說法小姨子是姐夫的半倆屁股,我問她你知道嗎?她反問我是什么意思。我告訴她是什么意思後,她就低下頭不理我了。我經常請她單獨吃飯和她聊天喝茶,有意和她說一些網上的色情信息,觀察她的反應。那時上網的人很少,家裏有電腦的也很少,我說的事情她半信半疑。我說將來我們公司也上網做一個網頁,上面放一些色情的信息,讓別人來點擊。你幫我作好嗎?她一口答應。

  她答應我的要求後,我反到有些猶豫了。她沒有結婚對男女之事完全不懂,萬一是個處女,我把她領上做女人的道路,將來會不會有後遺症。如果是已婚的女人我毫不猶豫就會辦了。我考慮了幾天,又試了她幾次。我有意無意觸摸她,她沒有躲閃。她的腰很軟,我幾次摸她的腰並說你的腰很軟,她沖我笑笑。這大大地激起了我的欲望。

  周末的一天我和她說:今天晚上加班我們做網頁。她默默地點點頭。那天我一正天都心神不寧,對將要發生的事情做了種種預測。想的我腦子都疼了。

  到了晚上飯後,我打開電腦上網,她坐在我的邊上,開始我有意瀏覽一些雅虎上的新聞。她看了半天覺得沒有色情的東西,就對我說:哪兒有你所說的內容。

  我沒有想到她會主動問我,我回頭看了她一眼,發現她專著地盯著屏幕,臉離屏幕的很近。我逗她說你滿十八歲嗎?她很很地瞪了我一眼,我說你真的要看嗎!

  我知道自己是在說廢話,我一邊有口無心的說一邊在搜索欄裏打上色情兩個字,按回車。屏幕立刻出現一些色情網址,我隨便點開一個,出現一個裸體女人頁面。

  我心跳加快,用眼睛的餘光觀察她的反應,她好象沒有什么反應。我一路點擊,畫面裏一個個裸體女人唯美畫面一一放大,她看得津津有味。

  我說你想看更刺激一些的嗎,她點點頭。我外點開一個口交的畫面。她登的一下把臉往後一靠,嚇了我一跳。我回頭看她的反應,知道這回嚇到她了。不過她並沒有離開座位,只是目光離屏幕遠了一些。她的臉有些紅,我是第一次看到她臉紅。我想最難的時候已經度過,接下來的事情好象順理成章。我和妻子第一次看黃色錄像時也是這種感覺,心跳加快,手心出汗。我感覺自己的褲子已經濕了。我機械性地點開一幕幕女人性交特寫畫面,左手慢慢地伸過背後攬住她的腰,輕輕地捏她腰部柔軟的肉。她呼吸有點急促,身體微微顫抖。那種我熟悉的女人性興奮的表現我已經感覺到了。我畢竟是過來大人,我完全控制著整個過程。

  我打開一張女人陰部大特寫的畫面,然後停在那兒。

  我把右手伸進她的襯衣裏,推開乳罩輕捏她的乳房。我聞一股溫熱的體香從她的領口冒上來,她本能地抓住我的手,不讓我進一步行動。我感覺到她的手很潮濕,身體抖的很厲害。“你沒有接過吻吧”我說。她不回答。我注意到她太緊張了,我索性放開她。我說:“你口渴嗎?”

  她點點頭。我起身去倒水。順便關上日光燈,打開台燈。我想營造一種輕松的氣氛。我給她倒了一杯水,看著她喝下去。我拉她起身,我靠在辦公桌上。“我教你接吻好嗎!”

  我說。我想拉長整個性愛過程,好好地享受腎上腺素分泌時那種亢奮的激情。

  “張開嘴伸出你的舌頭,對,就這樣,好。”

  我吸住她的舌尖,她迅速地又縮了回去。試了幾次她漸漸的開始配合我,我忘情地吻她,吸日了她口腔內的香甜的津液。

  我吻了她有十幾分鍾,我感覺她已經完全被我控制了。我依然沒有著急。我知道要讓沒有經驗的女人脫衣服是比較複雜的,而且脫女人衣服也是一種享受。

  當女人完全裸體時,你的性幻想也就到了終點;女人這時候已經不在忸怩做態,那種半推半就欲說還羞風情無限的樣子沒有了。所以我故意不脫她的衣服,而是自己解開褲子,然後拉著她的手往椅子上坐,我的襠部正好對著她的臉。

  “你想看看嗎?”

  我說。她搖搖頭。我掏出已經漲的很厲害的雞巴,上面掛滿了精液。

  在燈光底下它紅而發亮。這時我激動亢奮得有點發抖,我用左手輕撫她的頭,右手捋著雞巴往她的臉龐上靠,她本能地躲閃,來回地搖頭。她越是這樣我越興奮,我進她躲,一次兩次……終於我的雞巴碰到了她的臉夾。她停止了擺頭,任由我的雞巴在她的臉上下額上摩擦。雞巴上的精液塗了她一臉,她溫順的一動不動,她的兩只手緊緊地抓著椅子扶手。

  我雞巴上的精液越分泌越多,她的臉上掛滿了我的精液。我開始用雞巴磨擦她的嘴唇。她看上去有些痛苦地閉上眼睛和嘴巴。這時我卻興奮的不得了。

  “快,快張開嘴伸出舌頭”我急促地要求著。“伸長一些再伸出來多一點!”

  我幾乎是在喊叫了。對一個不知口交為何物的女孩,我這么對她連我自己都有些不忍心。不過這時候我已經控制不了我自己,我使勁地用龜頭磨擦她的舌頭。

  “張開嘴巴,大一點再大一點。”

  我循循善誘地說。“別用牙齒,好的,吸它,使勁;對的,太好了,使勁啜。”

  我兩只手摸著她的兩腮示意她如何使勁,不一會我聽到了她的嘴裏發出小孩吃冰棒的響聲。我的雞巴被她越啜越大越啜越硬。

  她的雙手始終沒有碰我的雞吧,我也沒有插她的嘴巴。她只是按我的指示在做。

  好一會,她吐出雞巴,抬頭望著我,半張著嘴一副痛苦的表情。“怎么了?”

  我問。

  她幽幽地說:“我的嘴好酸啊!”

  我笑著對她說:“剛開始都這樣,練習練習就好了。”

  “去你的,我不練了,你壞!”

  她撒嬌地說。“好,你歇一會,讓我來為你服務”我拉起她說。她站起身偎在我懷裏說:“你可要輕點,我怕!”

  我說:“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對女人我從來都很溫柔,我原則是女人給我來享受,我也全身心地給予回報。

  我扶著她的腰把她放倒在大班台上,解開他的上衣乳罩。“你的乳房很美,很柔軟。你別緊張,放松;對,好的。”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