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大波浪制服空姐

  從成田機場出來的小森亞矢香,一手拿大波浪制服空姐著皮包,一邊往停在旁邊的賓士轎車走去。白藍相間的圍巾、寶藍色的制服使得她格外好看。她本來就是個一流的模特兒,當她穿上一年前重新設計過的制服時,顯得更有魅力。

  以前大家都批評空服員的制服太過單調,去年年輕有遠見的由多加社長接下棒子時才改為現在的式樣。首先就是把暗藍色系改為寶藍色,再把夾克及裙子改成窄裙,長度也所短成膝上十五公分,恢複了長久以來流行的迷你裙。一經如此更改,使整個氣氛都變得性感起來。

  當初,也有正反兩個意見,尤其是那些資深的空姐及對窄裙沒有自信的空姐們反對得尤其激烈;而新社長強力支持的主意,卻贏得男顧客的大回響業績提升了百分之百後,再也沒有反對的意見了。

  對於穿那樣制服的亞矢香,外送茶除外一般乘客以外,連在機場工作的相關人員也會對她另眼相看。除了她超一流的身材,再加上舒整幹爽的發型,戴上藍色小帽後突顯的面貌,氣質高雅的微笑,以及空姐本身吸引人的知性感覺。

  “真不愧是北東航空的空姐,外送茶又漂亮又吸引人。”

  “當然嘛,她是北東航空年輕社長的未婚妻呢!”

  “真是好眼光,假如我能跟那位超美人空姐來上一手,那我死也甘願了。”

  “喂!聲音太大了。”

  亞矢香一邊聽著兩位守衛警備如此的談話,停在賓士車前面。

  好不容易,司機保永才察覺到,他下車說:“歡迎回來!我幫你提行李。”

  他一邊拖著快掉下來的褲子,一邊來接皮包。

  當手與手接觸時,亞矢香急忙把手放開,那是一雙出滿汗的手,稍微碰觸就引起全身的雞皮疙瘩聳立。

  為什么由多加會用這么一位駕駛員呢?

  從以前亞矢香就一直覺得不可思議,並不是保永有什么特別無理的舉動,只是從第一次見面,就有一種生理性的排斥感。

  保永是個三十過半的矮小男子,一雙眼睛好像隨時都在窺視什么似的,臉色慘白,與寬大的額頭比起來,鼻子和嘴巴則稍嫌過小,大大的眼睛是茶濁濁的顏色,只要被那雙眼睛一看,就覺得寒意四起。

  “直接送回公寓是吧?”

  “是的,麻煩你。”

  穿過後照鏡與亞矢香的視線相對後,亞矢香反射性的浮起了空姐慣有的開朗微笑,然後把長腳翹了起來,當然那條超短迷你裙用手緊緊按著。

  “飛累了吧?請你休息一下。”

  “謝謝了。”

  的確一直裝出笑容非常麻煩,而且很困了。在飛行之後,腰部總是覺得特別痠痛。而最有自信的足部,也因長久困於高跟鞋中而腫脹起來。

  話雖如此,在這么一位司機面前卻絲毫沒有睡意,只要一想到他那雙眼睛偷偷地望著自己,就覺得不寒而栗,正確來說,在這么狹窄的空間中只剩下兩個人吸著同樣的空氣,就已經令亞矢香覺得非常的難受。雖然自己也覺得這種想法不好,但是對這種感情上的自然反應卻無法說明。

  過了一會兒,車行速度慢了下來,停住了。

  “怎么了,保永先生?”

  亞矢香的聲音有些慌張,因為周圍並沒有加油站,只有幾間民房。

  “等一下!”

  保永的嘴邊浮起一股不明的笑意。

  “保永先生!”

  “馬上就開走了。”

  保永露出了雪白的牙齒,同時後車座兩邊的門被打開了,進來了兩位黑人。

  “你們要幹什么?”

  車子又疾速開走,這時亞矢香的肩膀及胸上被大手一按。

  “喂!保永……”

  一開口,突然感到一股強烈的藥味撲上口鼻。

  不一會兒,亞矢香就失去了意識……

  眼睛被戴上眼罩的亞矢香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光線。意識清醒後,才知道雙手已被反綁在背後,眼睛也被戴上了眼罩。

  車行一個多小時後,亞矢香被帶到這間好像是倉庫的地下室,而且整個房間沒有一個窗戶。雖然拿掉了眼罩,但是亞矢香的身體卻被綁在一張金屬椅子上,而口中也塞著一條黑皮帶。

  “覺得如何?”

  透過燈光,以及有三個腳架支撐的攝影機,可以看到保永站著張嘴淫笑。

  “帽子掉了。”

  他把手上的帽子戴到亞矢香的頭上:“你已經被組織選為奴隸候補,現在要來試試你對做奴隸的反應測試。”

  聽到保永這番無理的話,亞矢香已經感受到一股絕望的氣氛。

  “假如你發誓要成為性奴隸的話,我就幫你開鎖,你脫光衣服和我交媾;假如你不願意的話,就穿著這套制服讓我慢慢玩弄你。如何?要不要發誓?”

  “不……”

  亞矢香全身顫栗著直搖頭。

  “哦……那就沒辦法了。”

  保永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芒,把手伸入鐵鏈之間的藍色外套,將乳房撥出來。

  “嗯……”

  亞矢香張大了嘴巴,身體因為被侵襲而不安地扭動著。

  “好漂亮的乳房!”

  從制服上也能感覺到乳房正被握在保永那雙粗糙的手掌上,他那雙手正粗魯地來回搓揉,像這種不知如何愛撫的男人,絕對不允許他霸占我的身體,也不和他交往。

  “在衣服之上摸不夠過癮!”

  保永開始解開襯衫上的鈕扣,一個、兩個……

  然後露出了雪白的雙峰。

  “喔……”

  亞矢香拼命咬著皮帶呻吟,只碰到手就覺得恐怖的男人,如果他的手來碰自己的乳房那真是不堪設想。

  覺得自己快瘋掉了的恐懼及羞恥、屈辱心,讓她想大聲地叫出來。

  保永這時已把扣子完全解開,眼看著魔手就要伸進來了。

  “噢……”

  亞矢香皺著眉頭閉上眼睛。但是她拼命忍耐,雙手在椅後緊握。

  這個男人就是想看自己的痛苦,想看到流著淚求他的姿態,那只好繼續忍耐下去了,我不想為這種小人拋棄自尊,不想成為小女子。

  壓抑住全身聳立的寒毛及開口尖叫的意念,亞矢香正面而視。保永的指頭攀上了乳頭,亞矢香睜開雙眼,可憐地望著他。如果不是這樣限制了女人的自由,他根本是一個什么都不會的卑劣男人。

  終於他的手放開了乳房,然後在椅子前面跪下來,面對著制服的迷你裙他的眼睛直望向大腿深處,並且扯裂黑絲襪,膝上十五公分的迷你裙坐在椅子上自然又短了十公分。

  “好美的腳!”

  保永流著口水,把手放到膝上。

  “哦……”

  亞矢香的兩條長腿緊緊地並攏著發抖。

  大家都說改迷你裙後,受益最大的就是亞矢香了。並且私底下也有人說,新社長由多加一定也受不了那雙美腿的誘惑,那倒也是實情。因為每次約會如果看到亞矢香穿迷你裙總會特別興奮,在床上也會把她的腳從頭到尾吻一遍。若說謠言有錯的話,可能就是指這雙腿的事而已。而這樣的一雙腿,現在正被保永愛撫著並用臉頰去摩擦。

  “把腳打開!”

  逐漸興奮的保永,一邊吞口水一邊說。

  亞矢香本能地把大腿閉緊。

  “怎么了?”

  亞矢香瞪著保永。

  “真沒辦法!”

  保永站起來按下一個鈕,馬上就進來了兩個黑人。

  這時她的臉色大變,身體被緊緊地綁著。

  “把這個奴隸空姐的兩腿打開。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