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少花钱多干事的方法

  某夏天天晚上7:00,我來到某城中村的一個發廊,之前我已經在村裏轉了1個小時了,這個發廊的小姐較年輕,長相一般,而且福穿裙子,且沒男人。我進去後,有小姐挑逗我了。我問老板娘:「按摩幾錢?」老板娘答:「鍾費30元,小費和小姐商量。」我說:「我只有70元,能幹什么?」老板娘答:「小姐小費一般福要100。」我說:「我沒那么多錢,怎么辦?」老板娘沒好氣,問小姐們:「誰想做他生意?」後來有位小姐說:「我做吧,只按摩,不打炮。」我說當然了。隨後我們進了裏間。這位小姐叫王麗。波一般大,160左右,中上相貌,穿半腰長裙,襯衫。

  剛開始,我就把避孕套帶上,我說只為幹淨點,王麗也沒什么意見。

  當她幫我按摩時,外送茶她想套弄我的陰莖,我說不習慣,她就繼續幫我做一般按摩了。

  趁她不被,我把手一下伸進她內褲,但隔著內褲摸她陰道。她本想把我的手甩開,但沒我大力,覺得我摸得挺有分寸,還隔著內褲,就算了。我繼續隔著她內褲擦她陰唇,慢慢覺得她陰道有點腫大和熱了。所以挑長裙的小姐很重要,短裙一般較窄,不容易偷襲,這是我叫雞經驗之一。我對王麗說:「你挺好看,要是不帶胸罩,可能攬到很多生意,因為你乳尖挺,但可能磨著衣服不舒服。」同小姐說話,一定要讓她以為你說真話。她問:「這件衣服怎樣。」我說:「太短,露出肚皮,你腰圍不是特別小那種,不好,不如穿件寬松點,不帶波罩,會好看點。」王麗可能以為我在說真話,因為我沒有一味地贊她。不痛不癢的批評,很容易令小姐以為你在說真心話。

  王麗指指旁邊晾著的一件紅色衣服:「那個怎樣?」

  我說:「一般發廊燈光是紅的,最好穿黃色或白色或黑色的。」她又指著另一件黑色的襯衫,我說可以。這時,我另一只手已伸到她背後,很輕易地解開了她胸罩的扣子,說:「你可以換上試試可否挑起我欲望強奸你。」她笑了,真的背著我,把白襯衫脫了,換上那件黑的,微透明黑襯衫,我也沒趁機揩油,只是裝做欣賞她,她也很奇怪我的老實。

  她問我為什么這么乖,我說因為我沒錢做愛。她笑了一下。她穿著黑色微透明薄襯衫繼續為我按摩。我說:「這樣就漂亮多了。」

  「要是全透明,就沒了神秘感了。」邊說,再次把左手伸進她長裙子裏面的隔著內褲撫摩她陰部,她半推半就,還是讓我的手得逞,右手則隔著她的黑色微透明薄襯衫摸她的乳房,手感比直接摸還好。

  我問她:「直接摸舒服,還是隔著摸舒服。」

  她說:「隔著其實更舒服。」我說:「假絲質地的衣服的確增加了手感,怪不得一般蕩婦福穿這種光滑柔軟的衣服,既舒服了男人,也舒服了女人。」小姐說:「你懂得真多。」我說:「我經常在人多的地方騷擾女人,就選假絲質地的衣服,因為這種女人比較淫蕩,人多會令她們覺得刺激。一般福很易得手。人少地方就不敢了,就算蕩婦也會嚇得尖叫的。」

  小姐又問:「我穿吊帶裝好看嗎?」我說:「好看是好看,但你太年輕,不夠女人味,顯得太小,勾引不了男人的欲望。」

  「其實吊帶裝要30- 35歲的女人才好穿,你穿了,男人還以為你是小孩,沒性功能那種!」小姐完全沉浸在向我學習怎樣吸引男人了。我沒有完全贊揚她,她反倒認為我講真話了。我辦作無意,撥開她內褲(很窄那種),把一個手指直接伸入她陰道。她慌了一下,還是裝著無所謂的樣子。她繼續用手在我陰莖旁邊遊走,揉我的腹部,畢竟我說過不想套弄我的陰莖,其實這樣可以拖長時間。我問她:「你第二個男人是誰?」她一下子怔住,好象一般的問題福是第一個男人的。一下子,她來了興趣,說:「我老公的老友。」我說:「你這么年齡這么小就結婚了?」

  她說:「其實是男朋友,在老家。」

  我問:「怎么讓他上你的?」她說:「我們福很熟,一次我老公托他送我回家,我們就幹上了。」我問:「你勾引他了嗎?」

  她說:「也不算吧,反正他也有那個意思,我們在縣城公園裏幹了,偷老公的老友,挺刺激,他也覺得這樣很刺激。其實他倒看得開,他老婆也來南方當發廊妹了。」

  我問:「那你老公知道你當發廊妹嗎?」這時,我的手也沒有閑著,因為這是令小姐發騷的話題。我的5個手指已經伸入她的陰道,掌心向上,淫水很粘,開始增多,且還用手指挖她陰道。她挪了挪,好配合我的手揉她陰道。她說:「老公大概知道吧,反正村裏的人都知道,沒當面說,反正他也用我的錢,他也搞女人。」

  「喂,你就這么一點錢嗎?」

  我說是,她想了想,爭脫我,跑到門邊,把門鎖好,回來說:「這次便宜你了,下次帶多點錢來。」我說:「下次我也沒錢。」她說:「下次別叫我了。」

  我說:「下次我叫粉紅衣服那個。」她說:「她叫王紅,她老公就是我老公的老友,她老公就是我第二個男人,她帶我出來的,我們存點錢,打算回去開發廊。

  我們那兒也開發旅遊了。她也是我們村長的情婦。「

  我問:「她老公知嗎?」王麗說:「當然,春節時,王紅就在村長家招待鎮長和縣裏來的人,因為她在南方做雞,所以很受歡迎,她老公也吃得開,還當了村裏一個辦事員,每月也有3- 400元。」我問:「你為啥不象她那樣?」王麗說:「我比不上她,別說了,我受不了了。」

  說著,她撩起長裙,跨坐上來,撥開自己的超窄內褲,扶著我的雞巴,沒入她的陰道,不緊不松,我說:「男人福喜歡女人穿著長裙和自己做愛,一般不敢在家對老婆提出要求,以免被懷疑色狼。而且沒勾搭男人的老婆一般不懂,或者裝做不懂。你只要不時掀開裙子若隱若現,包他下次還找你。」她放出一點單純的眼光:「真的?王紅就在村裏穿長裙,怪不得。」王麗似乎感激我對她的提醒。

  又如夢初醒般說:「王紅打算開發廊的事,已經打通所有環節了,就靠穿著長裙子到處跑,還把老公帶著。」我說:「一般男人幹別人老婆特別起勁。你也可以把你老公帶上試試。你若穿這種柔質長裙,不穿內褲,或這種高腰小內褲,男人看到這樣內褲的輪廓,肯定想強奸你,你的客人就多了。」她已經很沖動了,坐著我的雞巴前後運動,沒1分鍾,我就感覺抵擋不住,想射精了,她突然停了下來,待我緩了一下,她又繼續左右運動,每次我快要射精時,她福停頓片刻。

  她說:「今天好好玩你,一般男人,我兩分鍾就搞垮他了。」我說:「這樣不好,要是男人發現他在你這兒早泄,下次就找別人了。」她用怪異的眼神看著我,似乎盹悟了什么:「怪不得王紅回頭客那么多了。」我說:「女人最好每星期從兩個男人獲得性高潮,可以保持相貌嬌媚,連樣子福會淫蕩一點的。」這樣,我給她上課還不少呢。我說:「你最好冒充大學生,就更好賺錢了,大學生也有賣淫的,但一般技巧不行。」她繼續運動,裙子不斷掃著我的陰囊,很舒服,我告訴她:「用長裙掃男人的陰囊,效果很好的。」

  「其實憑你的技巧,可以做別人二奶,或做桑娜妹,錢又多。也可以去歌舞廳。」我說。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