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小龍女淫藥迷失

  黃蓉和小龍女被帶到一個大房子裡,那裡早已聚集了上百個蒙古兵,圍成一個圈,在中間放著幾張桌子,黃蓉和小龍女兩人就一絲不掛地躺在上面,週圍無數火辣辣的眼光盯在兩人完美的軀體上。

  黃蓉用誘惑的眼光注視著週圍的人,略帶羞澀地說:「蓉兒過去在襄陽殺了不少蒙古兵,各位如果恨我的話,就請狠狠地操蓉兒的下面最重要的肉穴,不用客氣。」說完,她還自己用手撥開陰唇讓眾士兵看她嫩紅的內壁。

  這時,瀟湘子走上前,伸出他那殭屍般的手抓住黃蓉豐滿的乳房用力一擠, 興奮的奶頭上馬上噴出濃濃的奶水。

  瀟湘子哈哈大笑:「外送茶看來我們的黃女俠不但是個大賤貨,還是個奶牛呢!」

  黃蓉臉紅紅地說:「蓉兒的奶子可是很不乖的,你們要是吸不出奶水,就狠狠打它讓它聽話,別……別手下留情哦!」

  這時,旁邊的小龍女張開自己嫩白的兩條美腿,喘著氣對士兵們說:「龍兒這裡也好想要哦!不用客氣,狠狠地插龍兒,插……插它。」

  瀟湘子走過去,摸了摸小龍女的乳房,小龍女的乳房不像黃蓉那麼大,但是十分堅挺,奶型很好,粉紅的乳尖微微翹起,十分可愛。

  瀟湘子說:「龍姑娘看來也是騷貨呢!那麼,士兵們等了很久了,開始吧?」

  輪姦在不知不覺中開始了。瀟湘子搶先一步,撲在黃蓉身上,張口就向黃蓉的陰戶吻去,黃蓉舒服得發出一聲淫叫。卻見瀟湘子猛地離開黃蓉的陰戶,呸了一口:「這浪貨的陰戶還真髒,竟有那麼多精液。」黃蓉剛才跟軍官等幾個士兵幹了一場,還沒洗乾凈,難免有些汙垢殘留。

  聽到自己的身體被當眾辱罵,黃蓉心裡又是興奮又是害,她害羞地說:「蓉兒的穴好髒的,要好好懲罰,你快用棒子插它。」

  瀟湘子見狀,隨即掏出自己黑黝黝的醜陋肉棒,一下子就捅進黃蓉的肉穴, 還大叫著:「哈哈!居然能插到武林第一美人黃蓉,看我不插爛你這個爛穴!」

  這時,旁邊幾個蒙古兵早已把渾身酥軟的小龍女按倒,幾根粗大的肉棒也馬上捅進小龍女緊密的蜜穴和菊門裡,小龍女吃痛剛要叫出來,兩根大肉棒就塞住了小龍女的小口。輪不上插小龍女的蒙古兵也不甘寂寞,抓起小龍女白皙的小手和腳裸摩擦起自己的肉棒。再輪不上插兩人的就站在後面一邊看一邊自慰,一等到有機會就撲上去狠狠地插。

  小龍女的穴跟未經人事的處女穴一樣緊,菊門更是小巧得可愛,驟然間被粗大的肉棒粗暴地插入,大大撐了開來,柔嫩的肉壁很快被撐出小裂縫,鮮血順著小龍女的身體流下來,但蒙古兵們可不管,他們照樣狠狠地抽插。

  沒多久,刺激帶來的快感逐漸代替了小龍女的疼痛,小龍女開始主動配合肉棒的進出,嘴裡用力舔著肉棒,發出愉悅的哼聲,完全沒了一絲羞澀的樣子。小龍女酥軟的肉體在蒙古兵的抽插下不斷興奮地扭動著,完全是一個蕩婦的模樣, 與平時冰清玉潔的小龍女完全判若兩人。

  黃蓉和小龍女各有各的美,那些饑渴的蒙古兵突然碰到這樣兩個絕色尤物,個個性情大發、性慾高漲,許多人都相繼幹過她兩人的身體,白濁的精液不斷流在她兩人雪白的肉體上,輪姦在漸漸進入白熱化。

  黃蓉和小龍女兩人不知已經洩了多少次身,但在淫藥的作用下,兩人的慾望不但沒減退,還越來越高漲,兩人乾脆爬到一起。慾火焚身的小龍女興奮地爬到黃蓉的下身,張嘴吮吸黃蓉的陰戶,吸了滿滿一大嘴後又與黃蓉親起嘴來,兩人忘情地吞嚥著這汙濁的液體。

  兩人的乳房互相摩擦著,兩個紅硬的乳頭互相碰撞,一陣陣觸電的快感更加徹底地摧毀兩人的基本道德觀念。幹到最後,黃蓉首先體力不支,躺在地上喘氣,小龍女則乾脆坐上黃蓉的胸部,全身的重量都壓在黃蓉豐滿的乳房上,兩條沾滿精液的美腿大大張開,讓兩個蒙古兵抓住,而一個高大粗壯的士兵即坐在黃蓉的肚皮上,把陰莖狠狠在小龍女早已紅腫的蜜洞裡抽插,兩人把黃蓉當起床來,在上面大力做愛。

  小龍女雪白的屁股壓著黃蓉同樣雪白的雙峰大力揉動,屁股上和乳房上的精液混在一起,夾在兩團美肉間被大力擠壓。黃蓉興奮不已,用手抓住小龍女的屁股,讓小龍女更大力地揉動。

  那蒙古兵的體重可比小龍女重得多,儘管黃蓉內力深厚,但柔嫩的肚子怎麼禁得起蒙古兵屁股的大力搓揉,黃蓉捲起兩條美腿盤住蒙古兵的身體。沒多久, 她一聲哼叫,下身一股淡黃的尿液噴了出來,高貴的女俠黃蓉竟被一個蒙古兵坐到當眾失禁了!

  可黃蓉竟在這種情形下高潮了,她甜美地叫了起來,大量的蜜液隨著尿液同時噴了出來,大叫道:「啊……嗯……好舒服啊!快,大力些,揉人家的奶子,嗯……啊……」

  尹克西見狀大感意外,他說:「就算藥的效力再厲害也不會這樣,看來黃女俠骨子裡竟有一股天生的淫蕩,哈哈哈!真是想不到。」

  與此同時,小龍女也情不自禁地大叫起來,她被那大肉棒插到高潮了,大量淫水流在黃蓉的乳房上,一直向脖子流去,她忘情地叫道:「嗯……龍兒的穴好舒服啊……啊……再大力些,抽乾龍兒的臭水……嗯……」

  小龍女平時善於克制情感,可此時在淫藥的作用下,長期壓抑在心裡的慾望被完全激發出來了。

  黃、龍兩人忘情迷失地享受、大喊,這淫糜的場景又刺激了更多蒙古兵再次爬上兩人的身體……一陣陣狂抽猛插,以強烈的衝擊和徹底貫穿的方式,幹得黃蓉全身酥酸麻癢,宛轉嬌啼、氣喘噓噓,根本忘了今夕是何夕,那裡還能再抵抗半分?腦中只剩下對肉慾最原始的追求………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