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旅馆的风流韵事

  有一天,一個朋友給我打電話,說他有個朋友住在本溪,不小心,把單位同事的一台手機給弄丟了,本來想賠他一台差不多價錢的手機,可是人家就要這個型號的,正巧我自己用的手機就是這個型號,於是朋友打電話給我說他朋友願意出1800元買我的電話,問我賣是不賣。我正想換一部電話,這個手機在二手電話市場裏最多也多值1500塊,我都有心賣掉了,這一來我當然是很高興,不過朋友又說要我去本溪給他送去,我開始說不想去,可朋友說你不正想換手機呢嗎?那人出的價很高,再說從沈陽到本溪,來回的車費最多也就是幾十塊錢,用不了半天就能回來了。我一想,朋友說的也是,我現在呆著也沒啥事兒,不就是一上午的時間嗎?權當睡個懶覺了,還能賺300塊錢,何樂而不為呢?於是和朋友訂好,第二天動身我就去本溪。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爸爸休息在家,中午吃過了飯,我帶上他的手機直奔火車站,買好了車票上了火車,如果做客車會更快一點,不過我坐客車有時會暈車,坐火車覺得比較舒服。一個小時左右後到了本溪站,那人的家住在本溪市XX縣,我又坐中巴到了XX。這XX縣是本溪市附屬的一個小縣城,本溪是一個縣級市,比起沈陽這個省會城市要小得多,XX更只是一個偏僻的縣城,按我朋友給我的地址,我很順利的找到了那個人,他對我的手機很滿意,因為我的手機保持得很新,他沒怎么試機就給我點了1800塊錢現金,還要留我吃飯,不過我急於回家就沒有多呆。

  下樓之後,將手機卡換到我爸爸的手機裏,剛一開機就收到了一條信息,原來外送茶是一個和我關系不錯的女孩說心情不好,要我上網陪她聊聊,我一直很喜歡她,於是也沒敢不答應,在附近找了一個小網吧開始上網。這地方並不繁華,不過也是五髒俱全,小飯館,網吧,洗頭房,服裝店什么的一家挨一家。

  在網吧和她聊了半天,她東扯一句,西扯一句的沒完沒了,還不讓我走,一轉眼已經上了四個小時,一看表,已經下午六點半了,我的肚子餓得咕咕作響,她大概也餓了,說自己心情好多了,謝謝我陪她,要去吃飯了,我象得了特赦一樣下了機。在網吧對面找了一家刀削面館點了一大碗刀削面,一盤醬骨頭,還要了一瓶啤酒,飯館裏人不多,老板和小工都靠在吧台裏打嗑睡。吃飯的時候,旁邊的兩個中年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一個說遼東賓館旅館一條街上有好幾家旅館最近又來了不少漂亮姑娘,又靚又便宜,還說晚上呆著沒事,去找個好看的玩玩,另一個說要想去的話就應該5點之前去,現在再去,好看的已經讓人家挑走了,同樣花100塊錢,為啥不找好看的?先前那人連聲說有道理,那就明天晚上再去。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我一聽,在這裏找小姐才100塊錢?也太便宜了吧?要是在沈陽,再難看的小姐也得200以上啊!心中不禁一動,暗想:要不要去看看?吃完了面結了帳,走出飯館,天色已經黑了,正考慮著該從哪條路去車站,一眼瞥見幾條路外的一棟樓上亮著四個大字的紅色霓虹燈:遼東賓館。我心頭一動,鬼使神差地向那走去。那賓館並不很遠,不到十分鍾的路已經到了這個遼東賓館。說是賓館,在沈陽市裏充其量也就是一個三流賓館而已,恐怕連3星級都算不上。五層的白色大樓,兩旁路邊全是小旅館,門面不大,一家挨一家,最少也有二三十家的樣子。我走近一家旅館,門口有一個中年女人在門口嗑瓜子,她看見我過來,估計我不是本地人,笑臉對我說:“小夥,住店嗎?又便宜又舒服,你是找人還是過夜?”

  我心想:我會找什么人來旅館找?真是笑話。便沒理她。又往前走,看見一家旅館門口的燈箱上寫著:住宿優惠,50元。我心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幹脆進去問問看看。進門時剛好看見兩個年輕姑娘走出來,看我進了旅館,兩人馬上又跑了回來,上下的打量我。老板是個中年男人,問我:“住宿還是找人?”我一聽,怎么都問找人呢?不過我是何等的機敏,馬上想到:他們所說的“找人”很可能就是問你要不要小姐的意思。於是我不動聲色的說:“找人。有好的嗎?”那男人指了指跑回來的兩女說:“現在就她們倆了,你看行不行?”我心中暗笑,一看兩女,也就不到二十歲的樣子,身材瘦弱,長相難看,臉蛋暗紅還有一些雀斑,典型的農村妹子。我問她們:“多大了?”其中一個說:“俺們十八。”我又問道:“沒別的了?”老板面露難色說:“現在貨少,時間也太晚了,有幾個不錯的早讓人挑走了。”我不太滿意,要走,老板說:“小夥,給你優惠點怎么樣?姑娘連住宿一夜150,行不?”我沒答話,徑直走了出去。

  出了門時那老板還在大聲的說:“別的家也都沒有好的了,要不能給你這么便宜嗎?”我沒理她,走向路對面。對面一家旅館門面也不大,門口一個老板模樣的中年女人迎上來說:“小夥,我看你走了好幾家了。我這兒有兩個還算不錯吧。你看行不?”我跟著她進了旅館,沙發上坐著兩個年輕姑娘,二十多歲,長的倒不難看,不過身形都挺瘦,我一向對瘦肉型的女孩沒什么興趣,搖了搖頭。老板說:“怎么?這倆也不行?那你眼光也太高了吧?”我說:“我不喜歡瘦的,長相差不多就行。”屋裏另一個中年男人笑了:“那你說話啊。”沖隔壁說:“小玲,來!”隔壁那邊答應了一聲,跑過來一個女孩。這女孩身高不算矮,圓圓的臉蛋,皮膚挺白嫩,長發在腦後紮了一個馬尾辮兒,大眼睛,紅嫩嫩的嘴唇挺性感的,長相一般,也是農村姑娘相,沒什么看頭,不過倒也不很難看,但她的身材卻很吸引我:豐滿健碩的體形,上身穿一件白色的襯衫,胸前繡著蕾絲的花邊,一對豐滿的乳房緊緊地繃在面料下,裏面穿的蘭色吊帶胸罩清楚可見。腰間的肉也緊繃著,下穿一條黑色綢時裝褲,屁股又圓又大,大腿根也都快趕上我的粗了。她笑嘻嘻說:“怎么,啥事啊?”

  這一個肉感的大姑娘站在我的面前,直看得我大腦充血,當時下邊就有一股熱氣往上蠕動,也沒多想,說:“行,就她吧!”老板大笑說:“原來你喜歡胖丫頭啊,早知道剛才就讓她出來了!”一旁沙發上那兩個女孩一臉不屑之色,哼了一聲進裏屋去了。我問老板:“價錢怎么談?”老板說:“看你這么相中,給你不能貴了。這么著吧。一次100,包宿150,宿費50,怎么樣?”我心中暗道便宜,不過臉上不動聲色,說:“你也沒給我優惠啊?對面給我150一宿帶宿費我都沒幹呢。”老板笑了說:“小夥,對面的貨色我還不知道?都是歪瓜裂棗的,誰要啊?這么著吧!包宿帶宿費150,給你挑個大屋,屋大床大,淋浴隨便沖,怎么樣?”我心花怒放,說:“行吧,我也不和你講了,安全不?”

  那中年女人發話了:“誰來查啊,誰來查俺們不知道啊?小夥,我看你也不像本地的,你是外來的吧?”我說:“我是沈陽的,來這裏找個朋友辦點事。”他說:“是嗎?原來是大地方來的呀!你們那裏俺也知道,查的嚴著呢,不過這裏你就放一百個心吧,這裏是小縣城,天高皇帝遠的,誰也不來管。咱是為了賺錢,你是為了樂,對不?”我說:“那對。”交了錢,中年女人帶著我和那叫小玲的姑娘來到走廊盡頭的一間屋裏,開燈一看,屋的確不算小,一張大床擺在地中間,雖然陳設簡單甚至有點簡陋,卻也幹淨。中年女人把我倆讓到屋裏,說:“淋浴間就在出門右走第一個屋,廁所在第二個屋。有套沒?沒有我這有賣的,先免費送你一個。手紙床頭有,有啥事就喊一聲。”那姑娘坐在床上,臉上略帶一絲羞澀,但還是笑吟吟地。我說:“行了,不用麻煩了,有事我再找你。”老板娘轉身帶上門走了。

  我褲襠裏的雞巴也硬了起來,於是伸手解開她襯衣的扣子,她的襯衣剛剛好可以裹住她的那對大奶子,而我一解下她胸前最高點的那顆扣,她的乳房就像彈簧一樣從襯衣裏蹦了出來,要不是有胸罩包著,恐怕要彈到我的臉上。她穿著一件蘭色的吊帶胸罩,雖然她只是個農村妹子,胸罩的樣式卻很性感,大大的罩杯,上面全是蕾絲鏤空的花邊,罩杯很暴露,只能包住一半的乳房,白嫩嫩的大奶子呼之欲出,連乳暈都清楚可見,卻剛好不露出乳頭,十分的誘人。我雙手托了托她的兩只罩杯,感覺沉甸甸的很有份量,我雙手環著她的豐滿的腰,從後面解開她胸罩的搭扣,又將肩帶從她的肩膀上拉下,胸罩就脫下來了,我靠,這一對大乳房,白嫩肉之下泛著淡淡的青色筋脈,乳頭像兩只大葡萄一樣,乳房稍微有點下垂,不過整體還是很堅挺,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看了這一對乳房之後,如果不感到餓的話那除非是個太監。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