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按摩店的銷魂經歷

我趴在按摩床上等了大約十分鐘,聽見外頭的玻璃門開啟的聲音,然後一個女 生和店東出聲打招呼,一會兒按摩室的門扣扣兩聲,我喊了句「請進」,她開門進 來「您好…」,我頭也沒擡回了話,問了些姓啥打那來的閒語,一雙手按上我的肩 膀,她很熟練的開始幫我指壓了,力道不輕不重剛剛好,「為什麼會跑來做指壓呢 ?」她問了句,我說是自己今天開了一整天的車很累,她就問我要不要熱敷一下, 說熱敷一下可以去疲累,我說好,「那我去弄熱毛巾…麻煩您把上衣脫掉…」

我起來看到牆上有釘著吊衣架,外送茶便脫掉了上衣,剛把上衣吊好時她進來了,這 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剛一直趴著背對她),短頭髮的年輕女孩子,長得算不上很漂 亮但蠻可愛的,個子小小的有著兩個酒窩,穿著一件式的短洋裝,沒化什麼妝卻更 顯清純,她看到我赤裸的上身笑了一下「身材不錯哦…您喜歡運動啊…」,其實這 都要拜朋友所賜,一個國中到高中的死黨,大學唸體育,退伍後大家一連絡,才知 道他在健身房當教練,想說好朋友總該捧個人場,就花了三萬多買張會員卡,錢一 投資下去不去又覺得不值得,運動的習慣就這麼培養出來了,兩年下來,雖不敢說 比得上專業的健身員,但身材十分有型、肌肉算得上結實。她又笑了一笑就請我趴 好,熱毛巾直接蓋上來真的比泡熱水澡還有效…全身的疲累似乎一掃而空,過一陣 子她把毛巾拿掉繼續幫我指壓…

跟她聊才知道,她才19歲,家在附近開雜貨店,白天在家裡幫忙看店,晚上閒 著沒事,本來是為了幫媽媽保健跑去學推拿按摩,等到學會了又覺得自己空有一技 之長不用可惜,剛好這裡有家精品店兼著有做推拿,不是一般的色情護膚店,大部 份也都是女客人,所以就跑來這裡兼差了,客人並不多,平常她還是待在家裡,有 生意時才過來工作。就這樣在她的指頭和輕柔的聲音下,我慢慢的竟然睡著了…

「林先生、林先生、做好了…」醒來時她正輕輕搖著我,原來一個小時已經過 去了,天!我居然大部份都沒感受到,哈哈,自己笑了笑,她問我在笑什麼,我告 訴她,然後她也跟著我一起笑。看著她甜美的笑容我忽然有股衝動,我問她能不能 再做一小時,她告訴我說店要打烊了,那怎麼辦?「那妳去問問老闆看可不可以麻 煩一下,我難得到苗栗來一趟,就今天累一點晚些關門吧…」,她看著我、笑了笑 ,就出去問店東了。隱隱約約聽到店東說自己有事不能留,要她還不想休息的話就 把鑰匙留著,讓她去關門。然後兩人討論了一下,聽到玻璃門打開的聲音、她跟店 東說拜拜,然後玻璃門關上還帶著鎖頭「卡」一聲,大概是她把店門鎖上了…過了 一會兒,她回到按摩室裡來…

「那繼續吧…」,我問她會不會太累,她說自己每天都兩三點才睡,「那不然 妳再幫我做兩小時好了…」,她點了點頭沒反對,我很高興的趴下繼續讓她在我身 上努力。我問她「外頭掛著是〞精油推拿〞,為什麼妳只做指壓呢?」,她才告訴 我當初就告訴店東她只幫女客人做油壓,因為幫男生做她會不好意思…,我說「那 妳幫我做好不好?」,她看了看我沒說話,我再問了一次,她才低聲的說「你真的 要我幫你做哦…可是我不太會哦」,我當然說沒關係,想想油脂推在皮膚上的感覺 ,比起這種乾推不知舒服多少倍。「那我出去拿油…你喜歡什麼香味的…」,我說 我要薰衣草,她笑了一下說自己也喜歡薰衣草。走到門口她又回頭說了句「那你要 不要把長褲脫掉…」,我點點頭便從床上起來…

錯過今夜再難碰頭,我知道自己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便故意坐在床沿等她進 來,讓女生看著男生脫衣服絕對比讓她直接看到肉體感覺上來的強烈。看見她走了 進來,我趕忙走至牆邊吊衣服的地方開始脫長褲,身上剩下一件白色子彈內褲時我 轉身面對她,剛好看見她正打量著我,她看我轉過來了臉上一紅,低下頭去,我不 再逗她先乖乖趴到按摩床上去…,香濃的潤膚油倒在我背上,她開始幫我油壓了…那雙手很溫柔很溫柔,她塗抹過我的背和腰,再幫我抹雙手,等她剛要幫我抹大腿 時,我轉頭問她「能不能幫我做臀部?」,她似乎沒聽清楚把臉靠了過來「什麼? 」,我再問一次,她想了想臉似乎更紅了些…

然後那雙手來到我腰上,往下慢慢拉下了我的內褲,可以感覺到手似乎有點顛 抖,內褲拉到我臀部下緣就停住了,油倒了下來,她開始用手直接在我臀部上塗抹 ,我知道女生十個有九個喜歡看男生的屁股,在她們眼中一個緊翹的臀部就是男子 性能力的保證,當她拉下我內褲那一刻,我知道今天沒有白來了,雖然她很小心的 避開男性的性感帶,雙手只是在兩塊臀肌上揉搓著,但透過手掌傳來那種羞澀的感 覺卻是更深刻的刺激,順著她手的滑動,我感覺到自己的陰莖不能避免地開始充血 變硬了…她手不斷的碰觸到我內褲的腰緣,似乎那是一件討人壓的阻礙,她又順勢再把 我內褲往下拉了一點,但過一會兒內褲卻又滑回它原來的位置,這時我知道自己該 主動點,猛地擡起身體,她手離開了我的屁股,然後在她面前,我背對著她很自然 迅速的把內褲整個脫掉了,再赤裸著全身趴回床上去。她呆了一呆,又繼續她的工 作,問我為什麼把內褲脫了,我說這樣妳工作比較方便,而且我的內褲沾到油等下 沒法穿。她沒再說什麼又繼續幫我塗油。慢慢地雙手來到我的大腿,為了方便她把 我兩腿向左右兩邊分開,然後開始倒上油,從外側到內側很仔細的推拿著。終於她 推拿完整個背面,輕輕說了聲「等一下我去拿條毛巾…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