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风骚的老板娘

  今天的我,坐在辦公室對著屏幕發呆,你,又在哪裏?是否還記得我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我與她的故事發生的自然而又偶然。

  (一)初識如少年,足療生情愫

  我32歲,擁有一個漂亮的寶貝女兒剛剛三周歲,和妻子的生活平淡而又乏味,為了生活的瑣事經常爭吵。不安的心越來越渴望激情來充實。

  微信,被戲稱為約炮神器,外送茶當身邊的朋友都在使用的時候,我也按捺不住蠢蠢欲動的好奇,從網上下載了一個裝在了手機上。當天,就打開了,並且迫不及待的通過「附近的人」開始物色心目中的女子。當我看到有個文靜而又優雅的名字叫做「綻放笑容」的女子的時候,試著發送了一個邀請好友的要求,套用一個廣告詞就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試探的。類似的網友還加了不少,可是不是推銷就是廣告的小妞,甚至,有幾個赤裸裸的詢問是不是要「全套」。只有她看起來比較冷淡,但是還是淡淡的回複了「你好」。

  庸俗而又無聊的開頭,很快也到了下班的時間,就沒有再聯系。

  第二天,處理完工作,終於想起來昨天添加的好友,就發了一個笑臉的符號,沒想到,她回的很快。

  「在幹嗎?」「喝奶昔,你呢?」「o ,不錯的享受,我在工作呢,怎么沒去上班」「呵呵,無業遊民,不用工作」「哦,老公養你啊,幸福!」「幸福?也許吧」慢慢的,開始了對話,也開始了互相的試探和了解。終於,我了解到,她叫英子,黑省人,和她老公一塊來泉城打拼。她老公的生意越來越好,而對她的態度也越來越差。因為沒有太多的技術,她也沒去工作——後來了解到,英子其實也有自己的生意,但是老公不放心她,就一直阻止她做生意。

  男人和女人的交往永遠是以純潔的友誼互相安慰,而又是以最終的目的為最高的目標。曖昧的情愫,在我和她之間慢慢滋生。先是,互相姐弟相稱,後來慢慢的互成寶貝。

  「寶貝,想我了嗎,你在幹嗎?」「嗯,想。他剛出去,晚上不回來了,你陪我好不好?」「好啊,寶貝,怎么陪你呢,我也沒法飛到你身邊,好想摟著抱著你睡。」「嗯,好吧,我把枕頭當做你,靠在你身上。」「哈哈,寶貝,你最好把被子當做我,壓在你身上」「你壞死了!!!」「寶貝,我想你,特別想你,明天我們見面好嗎,我就想當面看看你。」終於,還是提到了見面。其實自從我們互相歡喜,暗生情愫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和她都想見到對方。虛擬的網絡終於無法滿足饑渴的好奇和期盼。

  我和她的見面地點選在了一個足療館。呵呵,怎么樣,是不是很有創意?地點,是我選的,在之前和朋友應酬的時候,知道這家足療店是純綠色足療,沒有任何的情色成分,裝修的古樸典雅,裏面的技師也是服務到位。關鍵是,包間裏面私密性很好,適合朋友聊天不被打擾。包間的設置和賓館的標准間一樣,內設大床,和洗浴間。我到了房間就給她打電話。

  「喂,我到了,你過來了嗎?」在電話裏,我還不習慣叫他「寶貝」,這么曖昧的稱呼。

  「還沒有,我剛送完孩子,現在開車過去,我到門口,你接我一下好嗎?」英子的孩子已經4 歲了,上幼兒園小班,每天早晨需要送孩子到幼兒園,下午五點去接孩子,這中間的時間,就是她的「自由活動時間」。

  「好的,你一會到門口,給我打個電話,我就過去接你。」過了十分鍾,在我焦急而又緊張並且充滿了興奮的期待中,我的手機想起來了,那一刻,我發現我的手機鈴聲是那么的悅耳動聽。

  我快速的本走到門口,看到一輛黃色的尼桑緩緩的停到路邊,靠近足療店的門口。我知道,是英子到了。

  我走到她車子的旁邊沖她微微一笑,英子落下了車玻璃。那一刻,我眼前真的一亮。英子長發盤起,纖細的雙眉如柳葉一樣可愛。雙眼清澈見底,好像永遠在微笑。看得出來,她可以的化妝了,長長的睫毛,隨著眼睛上線忽閃。臉蛋白皙,雙唇紅豔而又不媚俗。上身穿著淡黃色的呢子外衣,沖著我含蓄微笑。我看著英子的微笑,感覺身心蕩漾,瞬間的失神之後,快速的恢複過來,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你來了!」幾乎,我們兩個同時吐出這幾個字,然後又一塊呵呵一笑來掩飾內心的尷尬。

  接下來,我們好像熟識好久的朋友一樣,初見的尷尬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帶她來到包間,很快,兩位技師為我們服務。

  說實話,為我服務的技師,是一位漂亮的小姑娘,可是整個足療過程中,包括後來的推拿按摩,我的心一直在英子身上,緊張而又忐忑的和英子說話,並且時刻關注著英子的一舉一動。漫長的足療終於做完。

  「先生,服務做完了,請您休息!」說完,兩位技師退出了房間。

  房間裏再次陷入了尷尬的安靜,我和英子各自坐在自己的足療椅上,沒有說話。

  「感覺如何,做完足療舒服吧?」「嗯,不錯,謝謝你請我哦?」汗!此時,我還不知道她家就是開洗浴的,我還在她面前賣弄足療!

  因為足療技師做完服務以後,只是簡單的幫我們擦幹腳,所以此時,我和英子還光著腳呢。我鼓足了勇氣,對她說,到床上坐著吧,蓋著被子,別凍著。英子猶豫了一下,紅著臉點頭同意了。這時候,我才仔細觀察英子,下身穿著黑色的緊身打底褲,套著一個超短的小皮裙。

  上床拉過被子,英子害羞的做到床的另一邊,我也把我的腳伸進被子裏。在我有意而又無意的動作下,我輕輕地碰到了英子的腳丫。她沒有躲閃,輕輕地靠在我的腳上。那一刻,我真的像極了初中情愫暗生,笨拙而又悶騷的小少年,不過,這種感覺,我好喜歡!

  (二)激情繼續,煩惱初現

  英子看出了我的尷尬,噗嗤一笑,她取笑我說,你是不是怕我?

  笑話,想我堂堂男子漢豈能讓女人看低。

  「怎么會怕你,我是怕唐突佳人」「我可不是佳人,都和你在一個床上了。」可能她也覺著這句話的含義太豐富,「坐在一張床上」英子出口解釋也可能是強調。

  「你老公知道你出來嗎?」我問了一句最不應該問的話,這時候,提她老公幹嘛!

  果然,我問這話,英子尷尬的低頭不語。但是可能怕我誤會,她還是開口說,老公整天在外面忙事業,根本沒時間管她。

  吸取了教訓的我,不再提尷尬的話題,慢慢給英子講了幾個笑話。

  「哈哈哈,太好笑了,師太你饒了老衲吧,大和尚求饒了呢?」果然,英子被成人笑話逗得厲害,笑的花枝亂顫,我的小心肝也怦然而動。

  「你壞死了,笑的我肚子疼。」「是嗎,我幫你揉揉,我的按摩手法可不比按摩技師的差哦!」「是嗎,可是你不許占我便宜!」「嗯,放心,咱是君子,動口也動手!」我慢慢的挪到英子身邊讓英子趴在床上,輕輕撫觸英子曲線玲瓏的後背。

  剛開始我規規矩矩的揉捏搓拿英子的後背,處心積慮的碰一下英子的挺翹的小屁股。英子老老實實的趴在床上任我施為。沉默就是同意,拒絕就是含蓄!不知道哪位資深老狼的話提醒了我。我的手慢慢移向英子背後的高峰。

外送茶|外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