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區 台中外送茶區 台南外送茶區 東部外送茶區

外送茶-下流的換妻遊戲

  夜晚的霓虹燈照亮了整個步行街,但我卻無暇顧及,瘋了一樣的穿梭在人流中,我恨不得馬上回到家──我,需要一個答案。

  視線模糊,記憶不由自主閃回到半年前的那個晚上……

  某酒店二樓拐角的雅座裏坐了四個人──我和我妻子方婷,坐在我對面的是我的上司趙四海,旁邊那個長得就很風騷的就是他的老婆;我們四人准備今晚交換伴侶。

  我叫張明,在趙四海公司的生產部作助理,勤勤懇懇地幹了幾年,還是個助理。當初趙總問我這事我還猶豫,答應和他們夫妻交換伴侶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趙總答應以後多多提攜我,升職是最起碼的。

  方婷和我結婚快三年了,她在另外一家公司是名普通職員,個子不高是很秀氣的那種。因為我們的經濟基礎不穩定,一直沒敢要孩子。她起初很反對換妻,但在我的軟磨硬泡下終於答應這一次,她說就全當經曆一次一夜情了。況且我升官了,我們的生活也會有很大改善。

  趙四海除了是我的上司,我對他沒有一點好感,一看就是個地道的色鬼,整天梳個油光鋥亮的頭,自從上次公司元旦晚會見到我老婆,就一直念念不忘,要不怎么會偏偏找我這個小助理商量這種事,分明是沖我老婆去的。

  旁邊坐著風姿踔然的女人就是他老婆,和孩子生活在澳洲,這次是特意陪孩子回國度假。是那種一看就有性沖動的那種騷女,他們兩個倒真般配;坐在我旁邊一直搔首弄姿,看得我好不沖動。

  我們四人坐了不久,各自起身,慢步走進了通往上層的電梯。

  1209房裏,兩張床,四個人。我和趙總老婆坐在靠窗那張,方婷和趙總坐在靠牆那張。半天我們都沒說話。

  半晌,趙總道:“我說,咱們,開始吧。”跟著一把摟住方婷,在她嫩嫩的小臉上一頓狂吻。方婷本能的用手推搡表示拒絕。

  我在旁邊還沒反應過來,趙總老婆就一下騎在我身上,緊緊摟住我脖子,瞬間就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裏。我和方婷在家做愛時候,從來都是我主動,哪受得了這種騷貨的誘惑;轉身把她按在床上,瘋狂的親吻她的脖子、胸部,偶爾大力的抓兩下。

  方婷看到我這樣,外送茶己也漸漸放棄了抵抗,任由趙總的舌頭在自己嘴裏肆意遊走,兩人的口水瞬即混雜在一起,從嘴角留下。兩人更是摟在一起,趙總的手輕輕的在方婷全身漫步撫梭,跟著兩人也躺了下來,趙總也壓在方婷身上,兩手開始放肆起來。

  趙總的老婆一把推開我,自己主動脫去自己的上衣與套裙,這個騷貨……裏邊還穿了性感內衣,透明胸罩,小號T─Bag,外加黑色長筒襪。看到這番景象,我不覺下邊充血,趙總老婆看出來,笑著說:“你們男人啊,都一樣。”說著就幫我解腰帶。媽的,碰上專家了!

  方婷被壓在下邊,緊閉雙目,趙總並不急著脫她衣服,反而緩緩揭開自己腰帶,強拉著方婷的手伸了進去,方婷忽然張開雙眼,驚訝得看著趙總一言不發。

  趙總露出詭異的微笑,另一只手解開方婷外套的紐扣,慢慢伸進去,揉搓她的胸部。

  我不知道能堅持多久,自己躺在床上,咬緊牙關,看著旁邊衣服漸漸被褪去的妻子,下邊卻被另外一個女人將我的肉莖整根含在嘴裏,有種說不出的興奮。

  趙總老婆的口交技術真的一流,不斷舔著我馬眼周圍,時而狠狠含住龜頭,同時撫摸我的蛋蛋。我的肉莖在她的含吸下幾乎要融化掉了。

  方婷的上身已經徹底展現在趙總面前了,大小剛好的胸部,乳頭已經被剛才的搓弄變得通紅,趙總猛地含住其中之一,大力舔吸,用舌頭撥弄,另一只手繼續揉搓另一個乳頭。方婷被搞得渾身不自覺顫抖,眉頭緊鎖,雙手緊緊抓著趙總肩膀,我可從來沒這么跟她做過。

  不得不承認,我快不行了,換妻我是生平頭一遭,下邊的那位又這么主動,旁邊的愛妻也在被進一步輕薄。

  槍已上膛,不得不發。我立刻壓在趙總老婆身上,脫去她的T─Bag,分開雙腿──這個騷貨下邊早就淫水泛濫,不過一看就是被幹了很多次,都有些黑了。管不了那么多,趕快拿出安全套。

  “小張,我說咱們都別用套子了,大家都熟人,你怕什么?”趙總一邊退去方婷的裙子,露出雪白的棉織內褲,一邊說道。

  “可是……”

  我話還沒完,趙總老婆摟著我的脖子說道:“沒關系,不射在裏邊就行。”

  同時自己還用陰唇主動蹭我的肉莖,我看著旁邊內褲也即將被脫去的方婷,她的雙眼若即若離地望著我。

  我再也忍不住了,將肉莖頂在洞口,使勁一壓,瞬即整根沒入……媽的!不僅顏色差,裏邊也松松垮垮,跟我老婆簡直沒法比,我們雖然也經常做愛,但至今她的那裏還像女孩一樣緊;不過既然上了,沒有半路不幹的道理。

  我使勁地沖撞,帶有懲罰性質的抽插,陰囊狠狠拍打在趙總老婆下體,淫水泛濫不止,她毫無忌憚的大聲呻吟起來,漸漸我也有了快感,脫去她的胸罩……

  靠!還不如不脫,乳頭也是深紅色的,不知被人用了多少次;我幹脆一邊大力抽插,一邊望向老婆那邊,下邊這種貨色不看也罷!

  方婷此時一絲不掛躺在床上,雙手蓋在胸前,側臉望著我,那種迷離無奈又失望的眼神令我至今難忘。趙總這時也脫掉了最後的內褲,我瞠目結舌,他的家夥比我的足足大一倍,不論是長度還是粗度都遠遠在我之上,上邊青筋暴露,龜頭脹得通紅,一跳一跳的;本來我老婆下邊就敏感,這會兒她肯定受不了。

  趙總跪在方婷雙腿之間,緩緩分開,露出迷人的肉穴,鮮紅色的陰唇一張一合,洞口也流出少許愛液,應該是剛才的前戲起了作用。趙總笑著把他的大肉棒抵在方婷的陰蒂周圍,來回摩擦,方婷被蹭得一陣一陣顫抖,“我說小張,剛才你那么用力的幹我老婆,別怪你趙哥現在不留情面呦!”

  我還沒反映過來,只見他腰部一沉,碩大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插入我老婆的蜜穴,洞口一下被撐得很緊;方婷緊緊地摟出趙總脖子,咬緊嘴唇,但還是哼了出來。

  “美人,不用忍,叫出來更舒服呢,像我老婆一樣。”趙總說著直起身子,同時舉高方婷雙腳,慢慢分開,雙手緊握方婷精致的腳踝。

  我一看,天啊,原來剛才只插進去一半!

  趙總道:“美人,這回看你還能不能頂住!”即刻屁股使勁一戳,差不多整根沒入。

  “啊~~~~”方婷被這超出想象的進入徹底擊毀了最後的心理底線,雙手緊攥床單,大聲地叫了出來,那是在跟我做愛時候從來沒有聽到過的。

  我被方婷這聲大叫觸動,馬眼一酸,知道自己馬上要射了,立刻抽出肉莖,大把大把射在趙總老婆的肚子上。

  “小樣,貨還真不少!”趙總老婆看著肚子上百花花的精液笑道。

  我坐在床上喘著粗氣,趙總老婆起身進了洗手間。展現在我眼前的就剩下,親愛的老婆被一個齷齪的男人瘋狂的幹著。

  “小張,你這么快……就繳槍了,我老婆……厲害吧?”趙總一邊大力的抽插,一邊說道。

  方婷此時已經無法抑制這一波又一波的沖擊,在老公面前,頭一次放聲的呻吟大叫,這其中應該也有一種莫名的興奮感和罪惡感吧。

  只見她的陰唇被趙總的大家夥插的通紅,直往外翻。忽然,她的身子猛地一彎,頭大力向後仰,雙腳繃直──老婆在我面前高潮了。

  “小張……你可要給我作證啊,你老婆自己高潮,我可還沒出貨呢,演出繼續……”趙總說完,把還沉浸在從高潮中的老婆雙腿架在肩膀上,整個身子壓下去;方婷的屁股撅得老高,一記俯沖重炮,插得她張大嘴,眯著眼睛,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巨大的肉棒像打樁機一樣在她肉穴裏作業,發出“啪啪”的響聲。

  方婷皺緊眉毛,面色緋紅,緊抓自己的胸部,不時撥弄自己的乳頭,呻吟聲連連於耳,這是在以往我們做愛經驗中從沒見到過的。

  這時趙總老婆從洗手間走出來,坐在我身邊,撫摸我的肩膀,看著眼前正打得火熱的二人,說道:“你老婆慘了,我們家那口子可不是一般厲害。哈哈……

  小壞蛋,看自己媳婦被幹你還能有感覺,你真行!“

  我低頭一看,不爭氣的家夥竟然又扯旗了,頓時羞愧難當;再看方婷,她看著我又勃起的陰莖,閉起眼睛,把頭轉向了牆那邊,我真的讓她失望了。

  “美人,別讓觀眾久等了,咱們准備謝幕吧!”說完趙總放下方婷雙腳,整個身子壓在她身上,把方婷整個人摟在懷裏,肉棒在密穴裏作最後的沖刺,頻率越來越快;方婷也緊緊夾住趙總屁股,緊閉雙目,呼吸變得短促,發出哼哼的聲音。

  我還在慶幸他們總算要結束了的時候,忽然趙總一聲悶吼,屁股隨之一震,

  肉棒在方婷的肉穴裏陣陣抽搐……

  趙四海這個王八蛋,竟然射在裏邊了!

  我坐在那裏呆若木雞,眼看他將自己的精液全部灌入我老婆的最深處,那可是我都不敢企及的地方啊;而方婷似乎還在享受這對於她來說難以形容美妙的時刻。

  片刻之後,她的一個舉動徹底將我打敗,方婷慢慢睜開雙眼,自己竟然主動迎上去吻了趙四海。趙四海那個王八蛋笑得合不攏嘴,從方婷身上下來,將自己的肉棒拔出來。媽的,射得還真深,差不多全灌進去了!

  方婷此時慢慢起身,走進了洗手間。

  你對我失望了嗎?

  你覺得我不如他嗎?

  你是在報複我嗎?

  你假戲真做了嗎?

  我思緒很亂。

  這時,趙四海坐到我面前,嬉皮笑臉,雙手作揖,“小張,真……真不好意思,弟妹實在是太棒了,我一時沒忍住,就……”

  趙總老婆也說:“你個死鬼,人家懷孕就有你好看,我說小張,回去趕快叫她吃藥,沒關系的,沒事!”

  跟著兩人咯咯笑起來。趙總拍拍我肩膀說道:“小張,放心,以後絕對不會虧待你,你趙哥跟你保證!”

  ***    ***    ***    ***

  淩晨,我們在酒店門口分手,各自回家。

外送茶|外送茶